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142 九公設計

燃燒法力是洪荒修士在面對強敵時的最后手段,因為這樣的招數使用之后,就會法力盡失。但與當日的趙公明不同,燃燈并不是要自爆肉身和靈魂,而是要發出自己最強的一擊攻擊陳九公。燃燈也想好了,若是自己不能出了這口惡氣,恐怕心里的恨意永遠不會散去,那就永無斬尸之日。可這一次若能打傷,甚至斃陳九公的話,自己心中恨意散盡,就可斬去一尸,成為準圣。到那時,現在損失的法力自然可以全部恢復。
    沒有讓燃燈古佛失望,那乾坤尺重重的打在陳九公背后,直將陳九公打出一口鮮血噴出。上古大神通者,大羅金仙的全力一擊,縱使是陳九公也身受重傷。
    “哈哈哈……”燃燈那癲狂的笑聲在眾人耳旁響起,只見其如發瘋一般指著陳九公大笑,“陳九公啊,你也會有今日。”
    燃燈突然現身,使得廣成子眉頭一皺,攻向陳九公的水火鋒也停了下來。原本沒有發現這燃燈隱藏在陣中,現在看到他出手,廣成子不由得停下身來,冷冷的望著燃燈。
    早在闡教就與燃燈有怨,而且懼留孫、文殊、普賢、慈航四位師弟,也是聽從了燃燈的蠱惑才做出那等叛教之事。在廣成子心里,對燃燈的恨甚至超過了陳九公。
    看著身上金光閃爍,臉色不斷變化的燃燈古佛,再看看那吐血的陳九公,大日如來與東來佛祖一起笑道:“恭喜古佛道行大進。”
    “哈哈哈……”燃燈只感覺就在自己乾坤尺打中陳九公的一瞬間,心神舒暢至極,神識之中一陣清明,明悟了許多道理。使自己的道行在那一瞬間,隨著慢慢散去的恨意而逐漸增長。
    “快了,快了……”知道自己即將斬尸,燃燈古佛心里涌出無限喜悅,心里默念著快了.
    這時,相比那覺得勝券在握的三佛,藥師王佛急道:“師弟、大日如來,且先解決了陳九公。”
    “嗯?”聽藥師王佛這么一說,不光是大日如來和東來佛祖,一旁人、闡二教的三位準圣也反應過來。
    可當他們的目光再落在陳九公身上時,只見嘴角流血的陳九公面帶冷笑,雙手之中一團紫光浮現。
    感受著那團小小的紫光中蘊含的毀滅氣息,眾人只覺得靈魂深處一陣顫抖。
    眼中精光爆射,陳九公雙手一抖,那團紫光慢慢的飄起,但似緩實急。
    就好像當日紫電錘中,那盤古大神將都天神雷拋如混沌一般。
    龐大到極點并且帶著毀滅之意的無窮氣勁爆發出來。以陳九公所在之處為原點,無邊氣勁向周圍擴散。菩提大陣形成的空間頓時破裂,無數地風水火四處蜂擁、咆哮。
    這一刻,整個陣中世界仿佛只剩下了那無盡的紫色電芒,攜帶著毀滅的氣息擴散開來。
    玄都大法師將手中太極圖一展,一道金橋出現,云中子、廣成子連忙隨玄都一起站立金橋之上。同時玄都大法師催動天地玄黃玲瓏,無數玄黃之氣涌下將三人護在中央。
    藥師王佛、東來佛祖發瘋一般催動法力灌注九品蓮臺和青蓮寶色旗中,而大日如來周身金色火焰普天而起,火焰中一只三足金烏長鳴。
    不過陳九公想要對付的不是他們,而是那還在歡喜雀躍的燃燈古佛。
    “啊?”感覺只差一步,就可將惡尸盡斬的燃燈古佛瞳孔緊縮,在席卷而來的電光中被炸飛出去。
    這就好比是剛要高潮,卻被一盆涼水從頭腳淋了個透心涼。渾身氣勢大散的的燃燈古佛怒吼著,但卻掩飾不住來自心靈深處的顫抖。
    這時,陳九公已經來在其身前,大手一翻,一道血光閃過!
    血光迸濺!
    燃燈古佛那六陽魁首飛起,一股鮮血從其脖頸之上竄出。
    “古佛!”
    見那被乾坤尺護住的燃燈元神即將損滅在陳九公化血神刀之下,藥師王佛知道不管怎樣,也要保住燃燈真靈不滅。在佛門兩位未來佛歸位之前,當有七佛出世,為未來佛之前的上古佛。誰知,到現在為止,七位上古佛中的第二位懼留孫佛尚未歸位,燃燈古佛就先一步涅槃了。此時佛門剛興不久,若是此時連真靈都保存不住,使其不能轉世,必將影響佛門日后的氣運。
    想到此處,藥師王佛也顧不得別的,連忙伸手一招,那七寶妙樹化作一道流光來在陳九公面前,刷開化血神刀將燃燈元神和那乾坤尺救下。
    絲毫不理會藥師王佛救下燃燈元神,陳九公只是一把抓住燃燈古佛落下的頭顱,掃視六大準圣冷聲道:“今日吾天庭召開蟠桃宴,卻是要以此頭下酒!哈哈哈……”仰天大笑,陳九公揮動另一只手中的化血神刀,以身體為中心,橫掃而過。頓時,大陣之內血光大作,大陣的陣眼的七寶妙樹已經被藥師王佛召回,無了寶物鎮壓的菩提大陣在陳九公一擊之下破碎開來,無數的曼陀羅花和菩提巨樹全部化為飛灰。
    剛才那運用毀滅之道震住六位準圣的一擊實在是消耗巨大,陳九公知道這同樣的招數絕使不出第二次。不過此時大陣已破,正好趁此機會離去,今日之事,日后再做了斷。
    望著那化作青光離去的陳九公,藥師王佛長嘆一聲,搖了搖頭,“師弟、大日如來,我們回靈山吧。”
    若是今日在此順利誅殺了陳九公,眾佛肯定是要前往天庭赴宴的。等到那時,無了陳九公,玉帝和王母必然要考慮天庭的未來。雖然不會立即倒向佛門,但也不會在此時對四佛下手。而且相比那一向強勢的人闡二教,藥師王佛相信佛門有很大的可能爭取到天庭的支持。
    但此時,陳九公不但誅殺燃燈古佛,還將其頭顱割下。就算三佛到了天庭不被圍攻,也要受其侮辱。與其這樣,還不如速回靈山將陳九公的情況告知二圣,問問師叔準提佛母這陳九公為何如此厲害。
    現在的藥師王佛,還真是有些怕了陳九公。在與陳九公的兩次交鋒中,佛門先是損失了鎮教之寶十二品金蓮,這一次又折損了上古七佛之首,那即將斬尸的燃燈古佛。但最關鍵的還是這陳九公一次比一次厲害,若是長此以往佛門恐受其制啊。
    不光是藥師王佛,就連那大日如來和東來佛祖也有些陳九公殺怕了。聽藥師王佛之言,大日如來與東來佛祖齊齊點頭,一起跟藥師王佛回西方去了。
    三佛走時連個招呼都沒打,但玄門三準圣此時也驚魂未定。陳九公的那一招真是太猛了,沒想到此人短短幾十年竟然變得這般厲害。看來無論是人、闡二教,還是佛門在短時間內都無法對北俱蘆洲構成威脅。而且,還可能要面對陳九公和天庭的擴張。
    “兩位道友,我們也走吧。”看著三佛離去,玄都大法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輕聲道。
    “這陳九公……哎……”似要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廣成子卻仰天長嘆。這陳九公本是小輩,能夠后來居上先自己一步斬尸也就罷了。可是同為斬去一尸的準圣,陳九公就有這般手段,這讓廣成子這上古天皇年間便已得道,修煉萬余年之久的人情何以堪?
    “今日之事卻是吾等失了計較,且先回山,他日在與陳九公做過。”
    “也只能如此了。”聽云中子之言,廣成子也知道現在就算追殺陳九公也來不及了。而且今日的蟠桃宴也無法去了,還是先回昆侖山面見老師元始天尊,將陳九公之事向其講明。
    三人互相告辭,各回各教圣人道場暫且不提,單說那陳九公見那六位準圣沒有追來,不禁長出一口氣放下心來。若不是自己閉關十年從紫電錘中悟出一絲大道法則,恐怕今日兇多吉少啊。
    看了看手中的燃燈首級,陳九公哈哈一笑,不管怎樣,今日將此人誅殺,卻是可喜可賀。
    ……
    瑤池之上,群仙早已入座,但此時距離玉帝、王母最近的兩排座位大多都是空著的,只有那地仙之祖五莊觀鎮元大仙一人到場。
    陳九公未到,人、闡、佛三教有無人也無人到來。玉帝、王母和鎮元子怎么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雖想去相助陳九公,但奈何天機混亂。無法推算。又因有菩提大陣相阻,也感覺不到星辰之力有什么異動,也就推測不出陳九公的所在。不過陳九公身上有通天教主佩劍,若是有事,通天教主一定會遣童子前來報信。此時水火童子未至,陳九公就應該無事。
    今日玉帝、王母開蟠桃盛宴,各路神仙齊聚,天庭守衛更是比往日還要小心。不但有四大天王駐守南天門,還有二十八星宿與聞仲率雷部眾神一起在此。
    只聽到一陣狂笑聲從遠處傳來,聞仲眉頭一皺,額頭上豎眼睜開,一道金光向往處望去,只見陳九公飄然而至。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