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141 陳九公一戰火道人

這翻天印卻是有大功果,其乃元始天尊以盤古大神脊梁所化不周山煉制而成。在諸多后天靈寶之中,防御第一的是那天地玄玲瓏寶塔,若論攻擊,就以這翻天印為尊。今日見翻天印突然出現在大陣之中,雖然不知道此寶為何在此,但若能將翻天印落下,日后師祖再與老子相爭,就可以此物牽制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至于難以破防。
    可就在陳九公將落寶金錢取出之時,突然想到自當日自己以落寶金錢落下懼留孫的捆仙繩和燃燈道人的定海珠后,三教弟子與自己對戰之時,都不會使用這種祭起才能攻擊的寶物。今日這持翻天印之人無論是誰,敢這么做,就肯定是另有依仗。
    想到此處,催動離地焰光旗使得翻天印不得落下,陳九公望著陣中那閃過一道人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愧是上古人皇帝師,果然不凡。”
    “陳九公,貧道今日就要與你了結昔日因果。”
    “哈哈哈……”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廣成子,若不是貧道,你豈會斬尸?若按如此說來,你我之間只有善因,卻無惡果,汝為何要與貧道刀劍相向。”
    “你……”
    聽著陳九公揶揄之言,廣成子頓時暴怒,用手一直,那空中的翻天印滴溜溜一轉,如天外飛山一般,向陳九公砸下。
    廣成子突然出現在陣中也不過是湊巧路過罷了,但見佛門在此處布下這菩提陣,不用問也知道他們對付的是誰。
    此時佛門尚未東進,還未和人、闡二教撕破面皮,雙方雖知日后必有相爭,不過此時若能聯手將陳九公斬殺于此,也能為闡教上下出一口惡氣。
    自斬去一尸后,廣成子不只是修為上有所進步,心性上更是大有長進。聽師弟云中子說過,這陳九公與天庭關系匪淺,也知道那玉帝和王母都是斬去二尸的準圣,端得不凡。本來廣成子已經暫息了報仇之心,但此時見佛門對付陳九公,卻是忍耐不住了。
    離地焰光旗護住周身發出焰光擋住翻天印,可這時斬仙飛刀又至。如風車一般攪動,離地焰光旗縱使防御極強,也擋不住這兩殺伐至寶。
    頂上現出慶云,頂上三朵青蓮發出青光與離地焰光旗的焰光連成一片,手中青萍劍遙指廣成子,陳九公笑道:“汝闡教上下一個摸樣,自己不行就找外人聯手,哈哈哈……”
    “陳九公!汝端得不為人子!”廣成子怒吼一身,飛身而至,掌中水火鋒直奔陳九公胸口刺去。
    揮動青萍劍擋住廣成子的水火鋒,此時的陳九公卻是有些吃力。這幾位準圣都有至寶,而且那斬仙飛刀和翻天印都不好對付。最重要的是廣成子已至,恐怕那云中子也隱藏在暗處,只是沒有現身罷了。如果在加上盤古幡,自己就是再現出三品蓮臺也是無用。
    “師弟還不速速出手!”只聽得廣成子突然大喊一聲,陳九公暗道不好,可就在這時,一道混沌劍氣突現,撕開陳九公護身的焰光、青氣,來在陳九公身前。
    頂上三花轉動,道道青氣垂下,青氣落地后倒往上卷,形成兩層光幕護在陳九公身前。
    又是兩個道人現于陣中,正是那玄都、云中子二人。
    看到玄都大法師,陳九公知道那廣成子敢肆意使用翻天印的依仗是什么了。要不是靈魂來自后世,不知道那件人教功德至寶金剛鐲,陳九公恐怕還真想不清楚。俗話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若是不知道那人闡二教依仗的是老子化胡為佛的功德圣器金剛鐲,陳九公還有戒備,不敢將其他寶物放出。但知道是這件寶物,陳九公只不過就是不用落寶金錢罷了。
    那金剛鐲非金非木,非銅非鐵,通體都是以功德凝聚而成,無論是兵器還是法寶,無論在手還是離手,都可被他套去。但是此寶卻有一克星,就是陳九公手中的落寶金錢。若是玄都將金剛鐲祭起去套陳九公的寶物,當金剛鐲套住寶物的一瞬間,落寶金錢必會趁機將金剛鐲落下。
    但與之相應的是,金剛鐲同樣也克制著落寶金錢。當陳九公以落寶金錢飛出去落寶時,金剛鐲就可順勢將落寶金錢套走。
    雙方一邊是落寶金錢,另一方手里也有金剛鐲,就是誰先動用這件寶物誰就吃虧的問題。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誰也不會動用這兩件寶物,但其他靈寶都可以照常使用。像廣成子就不必再束手束腳,可以祭起翻天印去打陳九公。
    菩提大陣之中,三教玄都、云中子、廣成子、藥師王佛、東來佛祖、大日如來佛,整整六位準圣將陳九公隱隱圍住。而且尚且有那隱在暗處的燃燈古佛,時刻蓄勢準備給陳九公致命一擊。
    “陳九公。”突然,玄都大法師上前一步,開口說道:“若你自愿進入太極圖中,雖我前往兜率宮閉關三千年,吾等定然不會傷你。”
    聽玄都大法師之言,其他五位準圣和那暗中的燃燈古佛齊齊一驚。云中子和廣成子是想不通這玄都為什么要這樣做,而佛門四佛是聽出來了,這玄都大說不會傷陳九公,還包括不讓佛門傷害陳九公。
    “道兄。”
    見廣成子要說什么,玄都大法師搖頭道:“這是老師之命,玄都不敢不從。”
    “哎……”廣成子聞言輕嘆一聲,不再說話。老子的話,就是元始天尊也不得不聽,就更別說廣成子了。但此時廣成子眼中冒火,滿是怨恨的望著陳九公,只要陳九公說出一個不字,他就立刻出手。
    聽玄都大法師的話,佛門四佛也是一怔。這時藥師王佛心頭一動,也開口道:“若是陳道友愿隨我前往靈山,貧僧愿將未來佛之位讓出。”
    “什么!”
    剛才玄都傳老子之命就夠讓人驚訝的了,現在藥師王佛更愿意將大乘佛教未來佛之位讓給陳九公,這就不單單是西方二圣的主意了,能讓藥師王佛做出這么大犧牲,也是藥師王佛個人的意思。
    望著藥師王佛,玄門三準圣眼中閃過一絲忌憚,這藥師王佛不簡單啊,竟然肯為了教派舍棄佛位。
    而佛門一方,大日如來和東來佛祖看著那面帶微笑的藥師王佛,心中不禁生出由衷的敬佩,而那燃燈古佛雙目通紅,牙關要緊。本就對陳九公心懷怨恨的燃燈,卻是沒想到自己求之不得的佛位在陳九公這里不但垂手可得,而且還是人家求著你來坐。
    “哈哈哈……”可是玄都和藥師王佛的話就好像笑話一般入到陳九公耳中,聽得他哈哈大笑。
    “哼!”見陳九公如此,廣成子冷哼一聲,“汝若不從玄都道兄之言,今日必難逃一死,還有何可笑之處。”廣成子此言不過是威脅罷了,而且威脅的不光是陳九公,還有佛門。
    一手持化血神刀背于身后,另一只手輕晃青萍劍,陳九公冷笑道:“想當年,吾截教同門面對四圣尚且不讓半步,不退分毫。今日陳九公雖一人在此,但卻視汝等為土雞瓦狗一般!休要聒噪,且來做過一番,論個生死高低!”
    “找死!”
    不光是廣成子,就連一旁的大日如來也忍耐不住,掄起接引寶幢與那廣成子一起向陳九公殺去。
    見勸降不成,玄都大法師微微搖動,對一旁云中子道:“老師言:‘陳九公若不從,將其打殺便是。’”
    點了點頭,云中子掌中盤古幡上流光轉動,雙目緊緊盯著那一把青萍劍死死壓制大日如來和廣成子的陳九公,向玄都大法師問道:“道兄,這陳九公竟然如此厲害。”
    聽云中子之言,玄都向戰團中的陳九公望去,只見陳九公一把青萍劍如蛟龍出海,劍上青光流動,大日如來與那廣成子攻擊雖不弱,但是都擋不住陳九公手中寶劍。
    “這是……”就好像當年通天教主沒有告訴陳九公一樣,老子也沒有告訴玄都大法師頂級先天靈寶的奧妙,所以玄都也不知道為何青萍劍在陳九公手中使來,廣成子護身的玉清仙氣竟會是這般脆弱。
    “南無阿彌陀佛,兩位道友,不如吾等一起出手將此人誅殺于此?”
    看了藥師王佛一眼,玄都、云中子齊齊點頭道:“就依佛祖所言。”
    言罷,藥師王佛雙手連連打出法決,催動大陣運轉,無數巨大的菩提樹向陳九公撞擊過去。
    云中子將手中盤古幡一震,一道巨大的混沌劍氣向陳九公掃去。
    盤古幡乃開天神斧三分所化,威力巨大。陳九公未證混元,一旦沾身即使不死,也要重傷。
    將身一晃,陳九公手中青萍劍化作一條青色蛟龍迎上混沌劍氣,那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持化血神刀兩刀就將大日如來和廣成子逼退。
    “道友,這陳九公攻擊犀利無比,你我只管以破其防御為主。”說著,藥師王佛身上金光一閃,一尊金身飛出直奔陳九公打去。
    而云中子連連搖蕩盤古幡,數道混沌劍氣接連向陳九公而去,再加上大日如來持加持神杵、接引寶幢左右開弓,烏巢禪師斬仙飛刀連連轉動,廣成子持水火鋒、祭翻天印,眨眼間陳九公護身的焰光被打得四下散開。
    “好機會!”見陳九公防御盡破,東來佛祖眼中精光一閃,霎時間飛到陳九公身前,手中現出一把金錘,錘上億萬金光閃動直奔陳九公頂門砸下。
    與此同時,一股極其不規則的法力波動在陣中出現,只見那渾身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燃燈古佛連連打出法決在那乾坤尺上,使得這乾坤尺迎風而長,化作數長向陳九公后心打來。
    這正是被恨意蒙蔽了心智的燃燈古佛,燃燒全身法力的超強一擊。
    感謝尋找愛你的路、六O一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