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137 蒼甲真人

話說這一日,天庭之上,王母娘娘設宴,瑤池境地大開寶閣,神仙往來,蟠桃盛宴將開。且說瑤池近岸瑞瑤宮中,群仙尚未入宴,但一眼望去,只見得面前排著九鳳丹霞絜,八寶紫霓墩,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桌上玉液仙釀乃天庭獨具,龍肝鳳髓是洪荒少見,當真是珍饈百味般般美,異果嘉肴色色新。瓊香繚繞,瑞靄繽紛。瑤臺鋪彩結,寶閣散氤氳。鳳翥鸞翔形縹緲,金花玉萼影浮沉。
    要說此次結的一千二百個特等蟠桃,人吃了與天地齊壽、日月同庚倒還罷了,這一個便能抵得一千五百年苦修的好處,對于群仙而言還是頗為在意的。若不是要借此機會彰顯天庭實力,玉帝王母還真沒這么大氣,一下子舍去上百個蟠桃。至于數萬年后,三年一開的蟠桃宴上賓客多了不少,而三千六百株蟠桃樹果實卻分有三等,也并非是人人皆可吃得一等蟠桃的。
    眼看時辰將至,玉帝、王母入席,今日雖無圣人至此,但群仙相聚,瑞瑤宮中氤氳飄渺,仙靄繽紛,規模雖然難與后世相提并論,但已是天庭重定之后從未有過的盛景。
    不過現在到場的多是像度厄真人這等散仙之流,那距離玉帝、王母最近的兩旁座位全部空著,眾仙也知道那兩排位置都是給三界中的大神通者和各教弟子準備的。
    ……
    “老師。”
    “嗯?”回身看了袁洪一眼,見這猴兒滿臉賊笑,陳九公估計他心里想的不是什么好事。不過這猴兒雖天性好動,但也知道輕重,身份又不一般,卻是做不出那偷桃盜酒之事。
    “老師,當年我峨眉山上有十棵蟠桃靈根,不知現在何處?”
    聽袁洪問起這個,陳九公直接搖頭道:“沒了。”
    袁洪也知道原本峨眉山的蟠桃樹剛發芽就沒了,但袁洪在意的并不是沒不沒的問題。“老師,等一會兒宴會散后,再向大天尊和娘娘討要幾枚蟠桃種帶回光明山栽種如何?”
    “嗯?”陳九公剛想答話,突然周圍空間一陣顫動,周圍的藍天白云盡數消散。
    “老師!”
    一抬手示意眾徒莫要驚慌,看來是有人在此布下大陣等著自己。不過,是佛門,還是玄門二教呢?
    陳九公師徒本是在天上往天庭而去,可現在四周入眼的卻是無盡的荒野,而且還有濛濛細雨落下,慢慢的在地上形成了條條溪流,片片湖泊。
    那原本荒蕪的土地,也似乎得到雨水滋潤,一朵朵曼陀羅花慢慢發芽、長大直至開花。
    “哈哈哈……”看到這些曼陀羅花,陳九公哈哈大笑,“佛門小兒,看來上次的苦頭,你們是沒吃夠啊。”前世陳九公曾聽人說過,在西方極樂世界的佛國,空中時常發出天樂,地上都是黃金裝飾,還有一種極芬芳美麗的花稱為曼陀羅花,不論晝夜沒有間斷地從天上落下,滿地繽紛。
    “陳九公,速將我佛門至寶交出,否則就要你師徒損命于此。”
    聽到這聲音傳來,但卻不見人影,陳九公面上流露不屑之意,“陸壓小兒,你也就會這雞鳴狗盜的手段。”
    “你……”
    “大日如來莫要跟他多費唇舌,吾等且發動大戰將其打殺便是。”
    “好!”
    除了無盡的曼陀羅花外,周圍地上還生出一些幼苗,在陳九公師徒的目光中慢慢長成樹苗,又長成參天的菩提樹,整個過程似慢似快,怪異無比。
    說慢,整個過程卻又是眨眼間就完成了;說快,曼陀羅花和菩提樹長大的過程卻又都是清晰可見,讓人覺得極為難受,又極為和諧。
    “老師,怎么辦。”
    見幾個徒弟有些害怕了,陳九公笑道:“還能怎么辦?看為師破他大陣。”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將三個徒弟一個師侄收入袖中,望著花開樹生,整個一片綠色的大地。
    空中一陣金光閃過,天地之間的曼陀羅花,紛紛而落,空中彌漫這一股淡淡的香氣。
    陳九公知道,以自己的修為和那離地焰光旗,這香氣侵入不了自己的身體。若是他人前來,沒有護身至寶或是修為不足,難免被這香氣侵襲,到時眼中盡是幻境,不要說破陣,不被永遠困在陣中,已然算好的了。
    而那陣中所現的菩提樹,一顆顆越長越大,直長到遮天蔽日,粗不可及,同時空中傳來陣陣梵音,就算陳九公緊閉眼、耳、鼻、舌、身、意六識,依然擋不住那香氣、梵音傳入自己耳鼻之中,只覺得一陣陣頭暈腦脹,直欲伏拜在地。
    不過陳九公準圣的修為也不是白來的,腦中僅僅是微微一震,便又醒過來了,心中想到:“難怪后世那些妖怪遇上佛門之人,不是被殺,就是皈依,這佛門禪唱之聲確實厲害。
    隱藏在暗處的藥師王佛等人看著陳九公醒過來,心中也是微微一嘆,雖然他們并不指望能讓陳九公皈依門下,但是看著陳九公被大陣所迷,心中還是有一絲期望,見陳九公僅僅是一瞬間便醒過來了,卻也是不由得感嘆陳九公修為精湛。
    陳九公此時也在贊嘆這菩提大陣,心中暗思道:“這菩提大陣,從色、身、香、味、觸、法入手,侵襲他人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確實厲害,若是自己修為不深,恐怕真會被困于其中。不愧是圣人所創,端得不凡。”
    想到此處,陳九公開口說道:“西方圣人的菩提大陣確實精妙,但若是圣人親至,我自無法。但若是你們幾個,想以此就困住貧道,恐怕還差點。”說完便揮手放出上清神雷,只見一道道青色的雷光從天而降,落在花海之中,就如滾水澆在白雪之上,將那曼陀羅花毀滅。
    當日師弟彌勒的善尸化身東來佛祖和燃燈古佛一起來見自己,說要在蟠桃宴上一起出手教訓一下陳九公。對他們的這個提議,藥師王佛很不贊成。因為當年在西賀牛州之上爭斗不但有陳九公和鯤鵬妖師,還有天庭兩位至尊和人闡二教兩位準圣。以陳九公和天庭的關系,你要在蟠桃宴上對付陳九公,那玉帝、王母就是寧可舍了面子,也不會就這么算了。而且現在的天庭可以稱得上是截教的大本營,真要動起手來,別說自己四人,就是再來四個,也未必能活著走出天庭。
    可就在那時,二圣身旁白蓮童子前來,命藥師王佛等人在陳九公前往天庭的路上布下菩提大陣誅殺陳九公,奪回佛門三品金蓮。
    自當年陳九公從藥師王佛手中奪走三品金蓮已經有十年了,通天教主遮掩的天機早已清晰,二圣以手中九品蓮臺推算因果,得知陳九公是以異種黑蚊吞噬掉了三品金蓮,有將黑蚊煉化,將蓮臺據為己有。正是因為算到那黑蚊盡死,否則準提佛母絕不會讓藥師王佛等人布菩提陣來害陳九公。
    這菩提大陣乃準提佛母所悟,以成道之寶七寶妙樹為陣眼,奧妙無窮。在二圣合力攪亂天機之后,再有三位準圣出手,相信定能將陳九公誅殺。
    陳九公若死,不但奪回了佛門至寶,又能得到陳九公一身的寶物增加佛門實力,還能助燃燈道人斬殺心魔,使得佛門多一位準圣,這正是一舉三得之事。
    見陳九公施展上清神雷,藥師王佛也知如此是困不住陳九公的,手中法訣一變,將大陣整個發動。
    見那一顆顆菩提樹,便以一種玄妙的軌跡向自己撞來。陳九公忙催動離地焰光旗護身,只見那菩提樹所化的巨木,碰在離地焰光旗殺上,便被焰光托起送出,傷不得陳九公分毫。
    一道道上清神雷落下,陳九公雷法雖然厲害,可是這菩提木卻像是無窮無盡一般,被神雷毀去一批便又再生一批。
    陳九公這么攻擊不會對大陣運轉有任何影響,但隱藏在陣中的三佛可不這么看。陳九公可是截教弟子,而且得通天教主真傳,通天教主最擅長什么?陳九公此舉無疑是在試探大陣虛實,找出陣眼所在,將其擊破,大陣自破。
    菩提大戰不以殺伐為主,主要是困敵。今日被佛門拿來對付陳九公,是為了封鎖這片空間,讓陳九公無法引星辰之力相助。否則任你再強,對付一個法力無窮無盡的對手,也不會有任何勝算。
    “南無阿彌陀佛!”藥師王佛念聲佛號,對身旁三佛道:“還需吾等出手將此鎮壓,還三界一個安寧。”
    “大善!”聽著藥師王佛冠冕堂皇的言語,三佛齊齊稱善,一起現身于陣中,向陳九公殺去。
    “終于忍不住了!”眼中精光一閃,背后青萍劍如游龍一般飛出,兩道法決打在劍身之上,青萍劍在空中一震,化作萬道青萍劍氣向四佛攻去。
    “古佛快走!”見陳九公一出手就是這般招數,佛門三位準圣挨上兩下或許沒事,但那燃燈古佛不行啊。
    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金光隱沒在無數菩提樹間,燃燈古佛望著那與三佛爭斗的陳九公,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
    感謝七界偉偉、111411、海WWW、夏天D逸飛、仲景方劑五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