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130 以一敵三

三日后羅浮洞中,申公豹長嘆一聲,“道友,這些妖族是在是頑固不化。”說著,申公豹連連搖頭。
    “哦?竟然有這等事?”申公豹這張嘴號稱不在那舌燦蓮花的準提佛母之下,竟然也會失敗。
    “道友不知,那些妖神只要見我進洞,就破口大罵,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啊。”
    “原來如此。”陳九公明白問題出在哪里啊,雖然申公豹口才一流,怎奈實力太弱。如果是準提佛母的話,必先以絕對實力壓服,然后再講道理。
    這些妖神在妖族數萬年,想來對妖族都有很深的歸屬感,單靠申公豹一張嘴恐怕是難以成事。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殺氣勃發,“不若貧道打殺兩個為道友出出氣?”
    知道陳九公這是要殺雞儆猴,申公豹連忙道:“道友不可,這些妖神皆乃桀驁之輩,若打殺一二,恐怕引起其他人同仇敵愾之情,道友再想收服就難了。”
    軟的不行,硬的也不行。陳九公對站立一旁的袁洪道:“去將那天和你打斗的獅子帶來。”
    “獅子。”一提獅駝王,袁洪頓時眼前一亮。當日和此妖打斗幾個回合卻是過癮,后來見這妖還有一招搬山之術,與自己打斗之時尚未使來,否則勝負還是五五之數,真是個好對手啊。
    “還不速去。”見這猴兒不知眼珠滴溜亂轉,咧嘴傻笑,腳步不動,陳九公眉頭一皺,低聲喝道。
    “是,是!”見老師發怒,袁洪不敢在胡思亂想,連忙跑出洞去,喚來兩個天兵,將那被壓在洞中無法行動的獅駝王帶到羅浮洞前。
    “放開我!放開我!”
    “你們……”
    這獅駝王不能動彈,一路被天兵抬著,但嘴里可不消停。
    “你個猢猻……嗚嗚……”
    見獅駝王罵得難聽,袁洪大怒,但見獅駝王無法行動,袁洪也不愿平白折辱與他,隨手一招,不遠桃樹之上一個桃子飛入袁洪手中。拿著桃子把獅駝王嘴堵上,省的他一會兒見了老師再放肆。
    看著獅駝王憤恨的目光,袁洪嘿嘿一笑,走進洞中向陳九公道:“老師,弟子把那獅子給您帶來了。”
    “嗯。”點了點頭,陳九公對申公豹道:“一會兒還需道友相助。”
    “道友放心。”申公豹轉念之間,已經明白了陳九公的打算。無非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再恩威并施,這樣的確比自己一個人一張嘴要強上許多。
    三人一起來至洞外,見那獅駝王雖不能行動,口不能言,但眼神之中透露出陣陣煞氣。
    “哈哈哈……”看著堵在獅駝王口中,被其咬得流出枝葉的桃子,陳九公哈哈一笑,一揮手將獅駝王禁制解除。
    只覺得身上一輕,身上所中定身術已經被陳九公解除的獅駝王一把拔出塞在嘴里的桃子向袁洪砸去。
    用手一指,那桃子化作飛灰消散,陳九公眼中精光爆射,獅駝王只覺得周圍空間一顫,一股巨力憑空壓在自己身上。
    “你……”雖法力、神通恢復,剛行動無比吃力,獅駝王剛要開口怒罵,耳邊傳來了陳九公淡淡的聲音,“你這獅子若再敢放肆,貧道就把你這一身獅皮給扒了。
    “額……”獅駝王聞言一驚,渾身煞氣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這道人神通廣大,連蒼龍妖圣都不是其對手,自己若是將其激怒,豈不是難逃一死。桀驁是桀驁,但是只要能不死,誰也不會主動求死啊。
    心頭亂顫,此時的獅駝王心中慌亂,但仍然嘴硬,“你這道人,本大王豈會怕你。”說著還把頭一揚,不去看陳九公。
    看出這獅駝王似有躲閃之意,不過是顧及顏面強撐著罷了,申公豹沖陳九公使了一個顏色,自己上前一步道:“獅王真不畏死乎?”
    “額……”獅駝王聞言一怔,碩大的獅駝聳拉下來,早已沒有了剛才的豪氣。
    獅駝王有如此轉變,申公豹并不覺得驚訝。此妖在上古天庭之時,并不是鎮守一方的妖神,只是一個小嘍啰罷了。要是那蒼龍妖圣這樣在上古時期就威震一方統兵百萬的妖神,面對陳九公的威脅,肯定是要殺要掛悉聽尊便,這是一代妖神千萬年來養成霸氣。
    而獅駝王雖然也是妖神,但不過是妖族遷移至十萬大山后才修煉成的。雖然擔任什么巡山三將之首,但說白了就是一個把大門的,只不過這個把大門的實力強悍一些罷了。
    見獅駝王氣勢已散,申公豹知其方寸大亂。昨日自己去勸這獅子,他不但不聽自己之言,還破開大罵,讓申公豹一肚子的話一句沒說出來。今日見其被陳九公震懾,申公豹只覺得好笑,“獅王乃一方妖神,想來在族中地位不低吧。”
    “哼!那是自然……”
    剛想吹噓幾句找回些面子,卻被申公豹打斷,“不知獅王修行多少年才有今日支撐就?”
    “本王得道已有一萬四千七百一十二年。”這獅子記得倒是清楚。
    “呵呵呵……”
    見申公豹面露不屑,似有恥笑之意,獅駝王大怒,“你這道人也不才是玄仙修為,也敢恥笑本王?”
    “玄仙?”申公豹搖了搖頭道:“汝修煉三萬多年,才是妖神,不過相當于吾玄門金仙罷了。貧道修行尚且不足百余年,就已經是有今日之修為,獅王也好意思和貧道比修為?”
    “你……”
    又指了指袁洪,申公豹繼續道:“這位勾陳大帝乃陳道友門下首徒,入門不過才二十年,就不弱于你,莫非你這萬年都修煉道豬身上去了。”
    “怎么可能!”雖然申公豹說的比較難聽,但獅駝王并無惱怒,反倒心神巨顫。當年曾聽族中強者說妖族自退隱十萬大山之后,因北俱蘆洲煞氣密布,靈氣稀薄不利于妖族吞吐日后之精華,而且妖族自戰后氣運已損,想要修為增進卻是比登天還難。不過獅駝王乃心之堅韌之輩,硬是花費萬年苦修,修成妖神。可不想今日才知道,自己當日竟然敗給了一個修煉不足二十年的猴子。
    看著失魂落魄的獅駝王,陳九公不由得暗嘆申公豹這張嘴是真能忽悠,他只說袁洪拜在陳九公門下不足二十年,卻不說袁洪在拜師之前就有玄仙修為,誤導了獅駝王,讓他以為袁洪短短二十年就修成了金仙。
    申公豹見獅駝王如此,只覺得出了一口惡氣。連連三日被這些妖神一頓臭罵,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何況是申公豹呢。不過這些人中,雖有少數屬于頑固不化之輩,但也有一些的確有歸降截教的可能。申公豹也不愿因為一時之氣,耽誤了截教大業。
    來到獅駝王身前,拍了拍這失魂落魄的獅子。
    被申公豹一拍,獅駝王一顫,怒視申公豹,雙目通紅,似要將申公豹一口吞入腹中。
    申公豹沖著獅駝王一笑,指著陳九公向其問道:“獅王可知此人修煉了多少年?”
    “他……”一看陳九公,獅駝王眉頭緊皺。當日聽蒼龍妖圣說此道人已經斬尸,是準圣級別的強者。當日在十萬大山面對近百妖神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絲毫不落下風,還將包括自己在內的十五人收入法寶之中,足見此人神通。
    “難道是上古大神通者?”
    “哈哈哈……”
    “你這廝……”
    見獅駝王惱怒,申公豹笑道:“這位紫薇大帝乃天縱奇才,雖比貧道修行的時間長一些,但也絕不超過百年。”
    “什么!”獅駝王只覺得心神俱顫,簡直不敢相信。那猴子不到二十年就比自己萬年苦修還要厲害,這道人修行不足百年,就已經斬尸,成為三界中圣人之下少有的強者。這師徒怎么都這么妖孽啊,這還讓不讓妖活了?
    能夠從十多萬妖族之中脫穎而出,成為妖神,獅駝王也有自己的驕傲。但對面這么一師一徒兩個妖孽,此時的獅駝王卻是消了報仇之意。感覺火候也差不多了,陳九公緩步來在獅駝王面前,開口說道:“妖族雖有圣人在,但早已不為天地主角,縱使千年、萬年也難有出頭之日。今日吾截教廣開山門,貧道念你資質不凡,不愿看你修為只止于此,愿收你為門下弟子,傳無上仙法,不知你可愿意?”
    “無上仙法?”獅駝王聞言,雄軀一震,卻又搖了搖頭,“我獅駝王永為妖族妖神。”
    “妖族?汝生為妖,即為妖,不管你入何門何派也不會改變你妖族出身,你又何來此言?”
    “這……”感覺陳九公口中的妖族跟自己說的妖族不一樣,但獅駝王卻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對。
    見獅駝王還在遲疑,申公豹道:“陳道友說的不錯,在何處你不都是妖嗎?若能在陳道友門下修得無上仙法,莫說修成妖圣,就是混元道果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啊。”
    看著那被申公豹忽悠得眼前發亮的獅駝王,陳九公可是被他嚇了一跳,這申公豹還真是什么都敢說啊,還混元道果,陳九公都沒譜的事,這獅子還能有份?
    不過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洪荒生靈無有貴賤之分,皆有成道之機,誰也不能說這獅子就一定不能成道。
    作為上古妖族,這獅子也明白這個道理。雖然混元道果離自己遠了一些,但能修成妖圣也不錯啊。正所謂:朝聞道夕死足以。獅駝王雖是洪荒異種,但上古那些妖族能活到現在,哪個不是洪荒異種?在原來的妖族天庭中,這獅駝王不過是炮灰罷了,哪里修得過什么上等的妖法。
    想到此處,獅駝王來在陳九公前身,甕聲甕氣的說道:“道長若能應我一事,我便拜道長為師。”
    “哼!”聽獅駝王這話,陳九公冷哼一聲,轉過身往洞中走去。這獅子,還敢跟自己提條件,自己準圣之尊收他為徒,他還這般多事。
    申公豹看出陳九公有些不悅,連忙上前打圓場“你這獅子好不曉事,陳道友何等身份,汝怎得這般多事?”
    搖著碩大的獅頭,獅駝王正色道:“我始終是妖族出身,只是日后不想與昔日袍澤為敵,若陳道長能應允此事,我定當拜陳道長為師,永侍奉老師座前。”
    “哦?”一聽獅駝王這番話,陳九公轉過身來,看著獅駝王道:“好,有情有義,不錯,不錯!”
    袁洪知道自己老師就喜歡重情義之人,當年在梅山,正是自己七兄弟之間的情誼打動了老師,才使得朱子真等人順利拜入截教,雖然是記名弟子,但跟著老師修道就已經是六怪之幸了。當即,袁洪來到這獅駝王身旁低聲道:“還不上前拜見老師!”
    “啊!”本來見陳九公說了兩聲不錯,就站在那里雙手負立不再說話,獅駝王也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現在聽袁洪之言,連忙上前大禮參拜,口稱老師。
    “好!”上前扶起這獅子,陳九公道:“為師知你有神通在身,正有一要事要你去做,事成之后,為師傳你吾玄門無上玄功!”
    “老師請講。”
    “你且去西賀牛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