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121

離了五莊觀,往北俱蘆洲飛去,但一路上,陳九公想的還是臨走前,結拜大哥鎮元子和自己說的那番話。
    “賢弟,那些大神通者能夠安心隱世,皆是不愿沾惹因果。而北俱蘆洲當年煞氣彌補,少有生靈,也就成了絕佳的隱居之地,如今在北俱蘆洲之上,為兄知道的就有三人,其中一人更不在冥河教主之下,愚兄實難及也。賢弟此去北俱蘆洲行事,切記莫要操之過急。”
    原本陳九公只以為三界之中能夠穩勝自己的,也只有鯤鵬、冥河、鎮元子三人。此次鯤鵬妖師動用殺招,又被鎮元子打殺,元氣大損,恐怕要調養數百年才能恢復。而冥河教主從不出血海,鎮元子又是自己大哥。只等回北俱蘆洲之后,就發兵掃蕩北俱蘆洲,來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誰想聽鎮元子這么一說,陳九公卻是不敢妄動了。
    如今人參果樹本源雖然恢復如初,但尚需鎮元子溫養十年,方可移動,此時卻是不可輕動。鎮元子答應陳九公,十年之后,必將整個萬壽山搬往北俱蘆洲。
    思索片刻,陳九公直往天庭飛去。
    來在南天門外,與魔家四兄弟客套一翻,也不用通稟,直接就進了南天門。
    當日玉帝、王母就有言,無論何時陳九公至天庭,無需通稟。但當陳九公來至斗牛宮前,卻是沒有直接入門。雖然玉帝、王母有言在先,但陳九公認為玉帝、王母給自己這個面子,自己更應該恪守禮數。
    “汝且入宮為吾通傳大天尊。”
    “是!”
    半響,太白金星跑出宮外,“拜見帝君,大天尊請帝君入內。”
    “有勞太白了。”其實以陳九公的身份神通,不理會太白金星也未嘗不可,可沒來由地依傲慢或靠辱人手段來顯夸身份,陳九公素來不喜。而且陳九公還是想以自身給門下弟子做一個榜樣,雖然有神通,有地位,但不可以此為驕為傲。
    “不敢,不敢。”太白金星連道不但,但心里很是十分感激這位高權重、神通廣大的紫薇大帝。
    大殿之中,玉帝、王母見陳九公進來,一并起身離了御椅迎向前去,昊天滿面春風,嘴里說道:“帝君前來還需通傳作甚?恁地見外顯生分了。”
    當日那玄都、云中子二人以兩儀微塵大陣困住玉帝、王母,這兩位天庭至尊使盡手段,也難在短時間內破陣而出,而且又有玄都、云中子持太極圖、盤古幡、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杏黃旗在一旁牽制,饒是玉帝、王母道行高超、法力無邊,也無能為力。
    本還以為陳九公命不久矣,誰想突然殺出了鎮元子將鯤鵬擊敗,陳九公得以脫難。而陳九公一脫險,玄都、云中子頓時就撤了大陣,直接飛身離去。
    隨后玉帝親自至十萬大山,迫使女媧娘娘命彩鳳仙子趕來,以招妖幡引群妖前往媧皇天暫居。至此,十萬大山妖族盡散。
    在玉帝王母看來,從此北俱蘆洲再無內患,天庭、截教自可安享這整整一洲之地。
    見玉帝、王母面露喜色,陳九公知道在這二人以前是道祖身旁童子,直到入主天庭之時,才是他二人第一次出紫霄宮。想來玉帝、王母也少知洪荒大事,對三界高手之事不甚了解,也是正常。
    果然,聽完陳九公說這世上還存在許多大神通者,而且還有三人隱居在北俱蘆洲之上,還有一人連鎮元子也不是對手后,玉帝、王母皆大驚失色。
    知道陳九公的消息是從鎮元子那里得來,肯定就不會有假,玉帝和王母陷入沉默之中。二人知道鯤鵬妖師厲害,是因為當年鯤鵬與帝江一戰驚天動地,而鎮元子所說的這些大神通者,雖然當年也都在紫霄宮中聽道,但都是無比低調之輩,玉帝、王母只跟在道祖身旁,而這些人也沒做出什么大事,二人豈會知曉。
    本有獨踞北俱蘆洲之意,這才清理了十萬大山中的妖族。為此,陳九公不惜與鯤鵬妖師一戰,還險些丟了性命。玉帝、王母不顧身份,親自出手,雙戰玄都、云中子。而且雙方為此,還將女媧娘娘給得罪透了。現在在聽說北俱蘆洲之上,還有比妖族還要棘手的麻煩,玉帝、王母一時間默而無語。
    正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鎮元子雖然道行高深,但卻不知像玉帝、陳九公這樣的人做事絕不會讓不穩定的因素留在自己身旁。這些人現在是清修避世,可誰又能保證他們永遠這樣呢?
    見二人如此,陳九公輕嘆一聲,正色道:“大天尊、娘娘傾聽九公一言。”
    “帝君請講。”玉帝、王母怎么也是斬去二尸的頂尖大神通者,也是三界至尊,雖遇挫折,但不會使二人信心喪盡,只不過是一時間難以接受罷了。
    “據我那結拜兄長所言,他所知在北俱蘆洲之上有三位上古強者,其中有一人神通廣大,我那兄長也未必能敵。依九公看來,此人暫且不予以理會,其他二人,你我三人聯手或可將其降服。”
    聽陳九公之言,玉帝、王母眼前一亮,若是真能降服這樣的強者,對本身實力而言自是大有裨益,同樣是在紫霄宮聽過道祖講道的,又是斬去二尸的準圣,雖然未曾掌握靈寶中的大道法則。但玉帝自信,自己不比那鯤鵬妖師差上多少,而且自己和王母也有壓箱底的手段,再配合陳九公,三人一起出手,對付最厲害的不行,對付其余兩位應該還是沒問題。
    若是成功,固然是好事,大快人心。但要是失敗,對玉帝、王母和陳九公來說也沒有什么損失。玉帝、王母畢竟是道祖欽命的三界至尊,就連混元圣人也不敢將二人打殺,性命自是無憂。而陳九公呢,既然鎮元子說那兩人都不如他,相比日后危難之時,鎮元子也可出手保下陳九公性命。
    三人一拍即合,當即決定暫緩整頓北俱蘆洲那些有主之地,只等鎮元子到來后,有了靠山再做打算。
    聽玉帝說,截教眾神在征討十萬大山得勝后,尚在十萬大山之中慶祝。陳九公心頭難耐,向玉帝、王母告辭。
    離了天庭,下至北俱蘆洲,直接飛到十萬大山之中。只見原本盡是妖氣籠罩的十萬大山,此時山中一道道青光閃爍,正是自己昔日的截教同門所修上清仙法發出的光芒。
    “師伯祖,老師回來了。”高明以千里眼神通察覺老師歸來,來在無當圣母、金靈圣母二人身邊稟報。
    “哦?”聽袁洪之言,無當圣母、金靈圣母抬頭一看,只見陳九公從天而降。
    這時,無當圣母微微一笑,朗聲道:“諸位同門,吾等一起上前,去迎接我們截教的大功臣!”
    “一起,一起!”
    看著一起向自己走來的截教同門,陳九公躬身一禮,“拜見諸位師伯、師叔,見過各位師兄,師弟!”
    “拜見副教主!”
    陳九公副教主之位乃通天教主欽點,陳九公也知道無規矩不成方圓。雖然這些人有不少都是自己的長輩,但為了日后教中安定團結,自己命令能夠通達。私下里怎么都行,在面上,這規矩還是規矩。
    “諸位同門無需多禮。”陳九公微微側身,僅受了半禮,隨后沖眾神一拜,“諸位同門辛苦了。”
    “哈哈哈……”聞仲哈哈一笑,“道兄此言差異,都是為吾截教,何來辛苦之言。”
    “不錯。”這時金靈圣母輕嘆一聲,道:“吾等上了封神榜,在天庭為官,截教大業全落在九公身上,說起來你才是真正的辛苦啊。”
    淡淡一笑,仰頭環視十萬大山,望著那萬里晴空,陳九公朗聲道:“為我截教,萬死不辭!”
    “為我截教,萬死不辭!”
    為我截教,萬死不辭!
    四圣面前不畏死,世人勿忘截教仙!
    有人說這些人傻,也有人說這些人癡。天地大劫,教派之爭,說白了不過是混元圣人們漫長生命的游戲罷了,只需圣人自身無損,教派就總有復興之機。而這些截教弟子當年就應該各自逃散,保全自身。更不應該自爆三魂七魄,就算上封神榜也有脫劫之日啊。
    但在截教之中,不論是通天教主,還是當年截教萬仙都不這么認為。為了門人弟子,通天教主獨斗四圣,頂撞道祖,與太清、玉清反目,自絕三清之名。趙公明催動全身法力自爆三魂七魄撞擊老子分;長耳定光仙為救同門,不惜以三魂七魄祭六魂幡;截教數千弟子以血肉之軀,撼動圣人金身,雖死亦無愧!
    烏云仙寧可以鱉魚之身整日在八寶功德池中沉浮,也不愿化大乘佛教過去佛;三千紅塵客身在靈山,矢志不渝,任你二圣許諾多少好處,也無一人皈依。
    這不是老子能夠理解的,也不是元始天尊能夠將明白,更不是燃燈、文殊、普賢、慈航能夠領會的。就好像陳九公當日所言生死全為截教仙,先有截教后有仙,無論生死,吾等只為截教,縱使不成仙道,吾亦無悔!
    感謝魔心劍、上官青月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繼續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