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126 燃燈之恨

這時,陳九公猛然間想起一事,向鎮元子問道:“兄長,小弟聽聞頂級先天靈寶之中都蘊含著一絲大道法則,若能領悟,則道行大進,可有此事?”
    “確有此事,不過賢弟是聽誰說的?”
    “是太清圣人分身所言。”
    “怪不得呢。”鎮元子眉頭一皺,默而不語。
    見鎮元子如此,陳九公隱約之間察覺了什么。頂級先天靈寶之中蘊含大道法則,此事師祖怎能不知?但師祖從未告訴過門下弟子,也沒有告訴自己,這意味著什么?
    當日還道老子是好心,現在看來恐怕并非如此。
    鎮元子輕嘆一聲,把手一揚,一道黃光飛出,來在陳九公身前。“賢弟接著。”
    下意識的將黃光接在手中,頗覺入手沉重,心中略驚。自己雖不如結拜大哥鎮元子,但也法力無邊,拿千山,架萬海,撥弄日月星辰,那都是等閑兒戲。可這黃光入手居然感覺到沉甸,那可真就是非同小可了。
    仔細一看,卻是一本長一尺,寬四寸,厚三寸,通體土黃的大書。封皮之上,只書一個像似上古妖文,又有些和纂文像似,卻是兩文相同之字。
    陳九公知道這就是大哥鎮元子安身立命之物地書,有些好奇地打開觀看,卻無內容,仿佛一個折子,里面土黃朦朧,在書內流轉不停,休想看得分明。此書乃天地開辟的膜胎所化,就如同嬰兒出生時的胞衣一樣,只不過他是天地的胞衣,被鎮元子自天地初開之時祭煉,至今不知已有多少歲月。
    “賢弟,愚兄得罪了。”
    鎮元子用手一指,陳九公手中地書中黃光隆起,陳九公只覺得渾身一顫,元神竟然飄出體外來在地書之中。
    鎮元子又一指,一片黃云托起地書,來在自己膝頭之上。
    鎮元子都做了什么,陳九公是一點也不知。眼前一陣恍惚,整個人就已經來在了一片土黃色的世界。在這片世界里,只有咚咚的聲音傳來,但四下尋覓,陳九公卻找尋不到聲音的來源。
    這聲音好似從心底響起,聲聲不息,陳九公閉目傾聽,漸漸的似乎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陳九公元神回體,起身向鎮元子一拜,正色道:“多謝兄長成全!”
    “賢弟無需客氣。”鎮元子伸手虛扶,但卻搖頭道:“可惜,賢弟日后的路要難走的多啊。”
    面上露出一絲苦笑,陳九公輕嘆一聲,“九公蒙師祖厚愛,身負我截教復興大業,不管前路如何,我都得走下去!”
    “通天圣人雖不善言語,但教徒、授徒實乃洪荒第一,愚兄相信他的眼光,既然他選擇了賢弟你,就絕不會錯。”
    陳九公只以為鎮元子說的是師祖任命自己為截教副教主之位,卻是不想鎮元子此言另有深意。
    鎮元子似乎仍有些不放心,開口囑咐道:“本依通天圣人之意,是不讓賢弟你知曉此事,讓賢弟日后自行尋道,誰知那太清圣人卻使這般手段,不過既然通天圣人沒有阻攔,想必另有深意。圣人用意,愚兄無法揣測,但愚兄想要告訴賢弟的是,這世上靈寶無數,即使頂級先天靈寶亦有不少,賢弟身上就有數件。若是日后將其中大道法則全部領悟,還要切記法則可多通,但道只有一條,一定要選擇那屬于自己的道。”
    “屬于自己的道?”
    “不錯!”鎮元子點了點頭,“大道三千,若想得證混元道果,就需領悟三千大道中一道,而且只能領悟其中一道。頂級先天靈寶之中蘊含的大道法則,只是一道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吾等可以此為基,參悟出全此道之全貌。”
    道行!道行!修道之人,修的就是道。道成時,可演混元圣人,為太上教主。頂級先天靈寶之中自有大道法則,悟之后,若能借此推演、參悟出一條完整的道,便可結得道果。但若是走岔了路,再回頭可就難了。
    正如那幽冥血海冥河教主,懷抱元屠、阿鼻雙劍,腳踏十二品血蓮所出,后又在分寶崖上得先天五方旗之一的玄元控水旗。有這數件頂級先天靈寶在手,自紫霄宮停講之后,冥河老祖就從未出過血海,參悟大道法則。
    可就因為寶物太多,悟到的大道法則太多,冥河老祖走錯了路。竟然欲以十二品血蓮中一絲大道法則成就造化之道,誰想落得最后永無成道之日。
    兄弟二人在這五莊觀中坐而談法論道,陳九公道行不低,但論及修道的知識、經驗,根本就是菜鳥,而且還是非常菜的那種。今日正好在鎮元子這里惡補了一番,讓陳九公慨嘆不愧是天地之間第一批生靈,知道的就是多。
    “兄長,如今小弟獨踞一洲之地,不若兄長將五莊觀搬來北洲如何?”
    “這……”
    見鎮元子遲疑,陳九公連忙繼續道:“西賀牛洲處佛門范圍之內,兄長久居于此,恐怕徒惹因果。”
    聽陳九公之言,鎮元子思索片刻,覺得陳九公之言確實有道理。自己畢竟是玄門一脈,與佛門格格不入。如今西賀牛洲上,除了自己萬壽山外,其余盡是佛門之地。正如陳九公清理北俱蘆洲上妖族一樣,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日后佛門肯定不會坐視自己就這樣留在西賀牛洲之上。
    而且自己又與陳九公結為兄弟,而佛門與陳九公的關系自是不用多說。自己若還留在此處,雖然佛門未必能攻破萬壽山,但鎮元子生怕那準提佛母算計自己。
    想到此處,鎮元子當即應道:“好,如此愚兄就將道場搬去北俱蘆洲北俱蘆洲。”
    “太好了!”陳九公聞言大喜,“有大哥替小弟坐鎮,我北俱蘆洲無憂矣!”
    陳九公話音剛落,卻見鎮元子神色微變,“大哥,小弟說得不對嗎?”
    搖了搖頭,鎮元子正色道:“賢弟,三界之中藏龍臥虎,且不可小視天下修士。”
    “兄長教訓的是,小弟知錯了。”與鯤鵬妖師一戰,今日又在五莊觀中見到鎮元子神通,讓陳九公知道自己和洪荒真正的頂尖大神通者還是不少的差距。且不說道行、法力相差甚遠,這些上古大神通者都有自己的絕招,這在交戰之中,簡直是可一招定勝負。
    “不知三界之中,圣人之下有多少強者,還望兄長指點一番。”
    輕捋墨髯,鎮元子開口道:“世人皆道愚兄與鯤鵬妖師、冥河教主同稱圣人之下最強,實則吾等三人相比,冥河教主最強,愚兄其次,鯤鵬最次。”
    “冥河教主竟然比兄長還厲害?”鯤鵬妖師的手段陳九公是見識到了,當真是驚天動地。而鎮元子能夠從鯤鵬妖師手中將自己救下,好像還是很輕松地就擊敗了鯤鵬,在陳九公看來這鎮元子就是圣人之下第一人。
    “冥河教主自悟殺伐、造化、玄水三道,但只因當初一步差,步步差,永無證道之機。可他神通蓋世,將造化、玄水二道融合,將整片幽冥血海煉成分身,只要血海不枯,冥河就不會死。”
    “原來冥河教主這么厲害。”陳九公卻是聽說過血海不枯,冥河不死。那幽冥血海乃盤古大神肚臍所化,方圓幾萬里血浪滾滾,魚蝦不興,鳥蟲不至,天地戾氣全都聚在了此處。三界之中,恐怕除混元圣人之外,無人能使血海干枯,但即使是混元圣人有這實力,但其中的因果、業力,圣人也不愿承受。
    有這血海分身,防御自是不用多說,又有元屠、阿鼻雙劍,加上其中蘊含的殺伐之道,冥河教主確實了得。
    原本陳九公還想日后遣師弟姚少司前往六道輪回謀取一番功德,但現在看來,日后行事一定的小心再小心,要是惹出了這冥河教主可就麻煩了。不過,那佛門的地藏王菩薩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見陳九公沉思,鎮元子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鎮元子覺得有些話還是告訴自己這個兄弟為好,否則這小子日后在惹出什么麻煩來,自己這個當大哥的也不能光看著啊。想到此處,鎮元子又道:“昔日紫霄宮聽道者足有三千,雖各自成就不同,但可以說那時的洪荒,真的人才輩出。而后天地大劫波及洪荒,有那十二祖巫橫行無忌,妖族至尊東皇太一蓋世無雙,不少大神通者損落,但還有一些強者隱居在洪荒大地各處,這些人中有不少都不在愚兄之下,甚至在吾之上。”
    “什么!”洪荒生靈皆言鯤鵬、冥河、鎮元子乃圣人之下最強,在陳九公看來,即使三人齊名,但有上下高低也是正常。可是鎮元子告訴陳九公,在天地之間還有一些人有鎮元子這樣的神通,甚至還要勝過他,卻是讓陳九公震驚不已。
    可是,雖然二人相處時間不長,但陳九公相信自己這個大哥絕對不是信口開河之人,既然他這么說,肯定就是真的。
    感謝海WWW、燭亭陌雪2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