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12 朝圣

定光仙走的很瀟灑,但此時的陳九公有些頭大,因為自己的師叔碧霄用一種幽怨的目光望著自己手中的玉瓶。
    “額……師叔,師侄將此物送您吧。”思索再三,陳九公做出了這個決定。
    “哎……算了吧。”剛聽到陳九公這句話,碧霄心中一喜,可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此物乃定光師兄辛苦三千年所得,既然他送給你了,你就要好生使用,切莫辜負定光師兄一片苦心。”
    “三千年?”
    經過龜靈圣母一番講解,陳九公才知道此物乃是定光仙潛入東海海眼處耗盡三千年時光才提煉出的三滴三光神水。此物乃天下萬水之精華,妙用無窮。
    “這……”拿著不大的玉瓶,陳九公只覺得這輕如鴻毛的玉瓶在自己手中有泰山之重。為何?東西不是主要,主要的是情誼。
    那東海海眼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演義之中元始天尊為了懲罰申公豹就將其仍在北海海眼里,使得申公豹身損,上了封神榜。要知那申公豹也是金仙修為,金仙都是損命,陳九公就知道三千年來定光仙收集這三光神水花費了多少心血,甚至可以說是冒著生命危險才得到的寶物。
    這定光仙不應該是個小人嗎?怎么會?
    “師侄不要多想了,我截教弟子情同手足,情誼記在心中就好了。”
    “是,師伯,師侄記下了。”
    “三位師叔!”
    “嗯?”
    看著一個身穿紅藍雙色相間道袍的童子向這邊跑來,碧霄喊道:“水火,我兄長可好?”
    水火童子聞言哈哈一笑,“師叔這話問的,師祖他老人家親自出手,豈能有失?”
    水火童子這句話無疑使告訴眾人趙公明所中的釘頭七箭書已經被通天教主解了,這對陳九公來說絕對是個好消息。不說趙公明本就對自己不錯,這一次更是因為自己,他才能逃得一命。別管以后是否還要上封神榜,按趙公明的脾氣都不會虧待自己。
    “這位就是陳師弟吧。”
    這水火童子乃多寶道人當年收下的童子,而通天教主在金鰲島開辟道場,身旁卻無人服侍,多寶道人就叫水火童子侍候在通天教主左右。如此算來,水火童子卻是與陳九公同輩。
    這也就是在截教,截教中人只重情義,水火童子才可以叫陳九公為師弟。要知道在闡教之中,白鶴童子雖然跟十二金仙同時入教,但作為南極仙翁的童子,即使同樣侍候在掌教圣人身旁。但別說是見到哪吒,甚至是姜子牙的門徒武吉、龍須虎,白鶴童子都得喊一聲師兄。
    “見過師兄。”
    “師弟何須如此。”水火童子也不見外,拉起陳九公的手道:“掌教圣人讓師弟與三位師叔一起前往碧游宮。”
    聽水火童子說通天教主要見自己,陳九公心里不由有些小緊張。
    感覺出陳九公的手一緊,水火童子微微一笑,“師弟莫要擔心,師祖他老人家是要重重的獎勵你!”
    “啊?”
    ……
    雖然水火童子輩分低,但人家是通天教主身旁童子,此次更是出來傳旨,所以進碧游宮時,水火童子挺胸抬頭走在最前面。
    當然了,陳九公只能走在最后面,而且還戰戰兢兢的。
    一進碧游宮,可是給陳九公下了一大跳,不是說碧游宮中有多少人。此時正值大劫之時,通天教主這些年已經不講道了,但是偌大的碧游宮中錯落有序擺放整齊的一千來個蒲團卻是讓陳九公從心底里感受到截教的強大。
    “弟子拜見老師(師祖),老師(師祖)圣壽!”
    “免禮。”
    在外人面前強勢無比的通天教主在面對自家弟子時顯得很是隨和,微微抬手虛扶眾人。
    “老師!”
    起身來,陳九公才發現自己老師趙公明正端坐在首排中的一個蒲團上面,面帶笑容的看著自己,而旁邊坐著的卻是師叔云霄娘娘。
    “陳九公?”
    “弟子在。”
    圣人呼喚,陳九公不敢不老老實實的應聲。
    “汝上前來。”
    “是!”
    龜靈圣母與瓊霄、碧霄在拜完通天教主后就各自找自己的蒲團坐下,而陳九公走上前去,來到云床前再次躬身一拜。
    “無需多禮。”
    通天教主一抬手,陳九公只覺得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著自己抬起身來,心知此乃圣人之能,倒沒有太多的驚訝。
    “好!好!”
    上下打量九公一番,通天教主連道兩個好字,袍袖一卷一道紫芒來至陳九公面前。
    “這……”
    望著紫芒,陳九公只感覺其中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翻騰,似脫韁野馬一般。
    “此寶乃吾未成道時所得,隨吾多年,吾甚愛之,今日就賜給你了。”
    “老師不可!”
    就在陳九公剛想拜謝之時,一個聲音在碧游宮中響起,陳九公心頭頓時一顫。這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老師趙公明。
    若是別人此時開口,陳九公還會以為其有何心思,但是這說話之人是趙公明,陳九公知道按老師的性格,不管他怎么說,肯定不會害自己就是了。
    “老師!”趙公明從蒲團上站起身來,對通天教主一拜道:“這紫電錘乃老師心愛之物,豈可賜予孽徒。”
    “紫電錘?”這寶貝陳九公倒是聽說過。通天教主又名靈寶道尊,手中頂級先天靈寶極多,但多數都賞賜給門下弟子,其手里除了誅仙四劍與成道之寶青萍劍外,就只有這紫電錘。陳九公記得,在誅仙陣中通天教主也曾動用過此寶。
    “師弟,老師既然賜寶,又豈有收回的道理?”這時碧游宮中第一排第一個蒲團上坐著的玄衣道人開口說道。此人不必多說,能坐在那位置上的,定是截教首徒多寶道人。
    “可……”趙公明還要說什么,只聽通天教主哈哈一笑。
    “公明,你師兄說的不錯,吾賜之物豈有收回的道理。況且吾截教出此良才,吾愛之甚過任何靈寶。”
    作為陳九公之師,趙公明豈能不希望陳九公得到好處。但是這紫電錘威力極大,截教中許多人甚慕此寶,只不過通天教主一直將其帶在身旁,未曾有予人的意思。而陳九公不過一三代弟子,若是貿然得此寶,恐怕會遭人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