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121

陳九公有什么手段,玉帝很清楚,可鯤鵬有什么手段,玉帝心里是一點也沒底。但從當年戰帝江時的鯤鵬來看,現在陳九公絕對不是一萬多年前的鯤鵬之敵。況且這些年來,鯤鵬妖師一直未在三界現身,誰也不知道他神通增長了多少。
    如今截教的希望就寄托在陳九公身上,而天庭與截教氣運相連,自己天庭的氣運也就寄托在陳九公身上,陳九公若有失,截教和天庭的聯盟不攻自破,到時自己可就麻煩了。
    心知這玄都、云中子是為何而來,玉帝眼中精光閃爍,暗自向在斗牛宮中的王母傳音。
    當玉帝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玄都大法師和云中子時,眼中精光一閃。
    兩位準圣!
    玄都與云中子進到凌霄寶殿之中,面對一眾怒目而視的截教眾神,二人微微一笑,面對玉帝也不行禮,只是打一稽首,“貧道見過大天尊。”
    看了這二人一眼,玉帝淡淡一笑,“朕只道闡教門下無禮,未想人教弟子亦是如此。”
    “貧道久居大赤天,少知禮數,還望大天尊莫怪。”
    “好,好!”玄都既然都這么說了,玉帝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否則就顯得自己這三界之主氣量狹小了。“既然久居大赤天,為何今日至吾天庭?”
    玄都大法師自拜入老子門下也有萬年之久,這么多年來,還真是久居大赤天,唯一一次單獨出山就是當日下大赤天相助闡教鎮壓孔宣。
    聽玉帝這么一問,玄都大法師一怔,卻是不知如何回答。
    這時玄都身旁的云中子微微一笑,上前一步,開口說道:“回大天尊,貧道與玄都道兄是奉吾二教圣人之命前來天庭一行。”
    “哦?”聽云中子拿圣人來壓自己,玉帝心中微怒,但面上絲毫不顯,只是裝作沒聽出來。“不知兩位圣人有何指教?”
    “家師說大天尊乃三界至尊,不可輕下天庭。”
    聽著玄都、云中子與玉帝之間有問有答,在場的天庭眾神都一頭露水,怎么大天尊還要下天庭?難道要去親征北俱蘆洲。
    此時的玉帝勃然大怒,身為三界至尊,就好像后世電視劇中天子不可輕出皇宮一般。本來玉帝還想在散朝之后,在不驚動一人的情況下,與王母一起前往西賀牛洲相助陳九公,可不想此時卻被玄都給說開了。
    雖然這玄都、云中子皆以斬尸,但也都是最近不久才成為準圣的。對于已經斬去兩尸的玉帝來說,都不用王母相助,自己就可將這二人擊退。
    “那鯤鵬不識天數,作惡為害,又與紫薇帝君為難,朕卻是要助紫薇大帝一臂之力。”
    “大天尊,此言差矣。”在云中子看來,什么不識天數,什么作惡為害,還不都是你們打壓妖族的借口嗎?“妖族隱居十萬大山已有萬年之久,一直相安無事,紫薇帝君此舉卻是不妥。”
    “混賬!”云中子一番話驚惱了凌霄寶殿中截教眾神,齊齊怒視玄都、云中子,似乎要將這兩人生吞一般。
    看著劍拔弩張的截教眾仙和絲毫不為所動的玄都、云中子,玉帝緩緩站起身來,望著玄都、云中子,淡淡道:“想必二位來時貴教圣人都有示下,若是朕非要出手相助紫薇帝君,汝等又該如何?”
    “家師言大天尊乃三界之主,當以蒼生為重,不可……”
    突然一陣巨響從下界傳來,直達九天之上,玉帝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等玄都說完就怒喝一聲,“那就看汝等能否攔得朕吧。”
    說罷,玉帝身上玄光一閃,整個人已經消失在凌霄寶殿之中。
    見玉帝離去,玄都大法師搖了搖頭,對云中子道:“道友,既然大天尊執意如此,你我也只有得罪了。”
    說著玄都大法師化作一道赤光,云中子隨即化作白光,一起消失在凌霄寶殿之中。
    “吾等速去相助陛下!”知道玉帝是去相助陳九公,而玄都、云中子是來阻攔玉帝,截教眾仙決意一起去相助玉帝。
    “眾卿家且慢。”這時瑤池王母出現在凌霄寶殿之中,對那金靈圣母道:“斗母,還需你統兵前往十萬大山。”
    “尊娘娘之命。”看到瑤池王母,金靈圣母和截教眾神都放下心來,這瑤池王母與玉帝昊天都是斬去兩尸的準圣,無論是收拾那玄都、云中子,還是去相助陳九公都沒問題,自己還是去北俱蘆洲掃蕩了十萬大山,給截教打下一片基業才是根本。
    見截教眾神在金靈圣母的帶領下魚貫而出,點兵下界,瑤池王母神色突然大變。
    西賀牛洲上空,玉帝面色鐵青望著面前的二人,準確的說應該是望著二人手中的靈寶。
    太極圖!盤古幡!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中央戊己杏黃旗!
    ……
    混元圣人出手,一招一式無不暗合天道,一舉一動都有毀天滅地之能。圣人之間相爭,除非是先天至寶,否則對結果不會產生什么影響。
    但準圣相爭,法寶的使用和領悟就至關重要。
    對于一件頂級先天靈寶,如果沒有正確的使用方法,就更談不上去領悟其中蘊含的大道法則了。
    今日受鯤鵬妖師兩大分身的提示,陳九公想起通天教主將截教的所有陣法、道法交給自己時,里面的一項秘法——五雷天罡決。
    修道之人,運陰陽煉形,養水火凝胎,分四時采取,煉九轉成丹。
    修成內丹,與道合真為根基,發之于外,便形成種種神通變化,玄妙法技。這便是通常所說的道體法用。內丹大成,則先天一氣充盈,一氣才動,風雷云雨皆作。這就是所有煉氣士修練的法門。
    而雷法便是依此而生。雷法是所有道術之中威力最大的一種。然而法門不同,威力也自不同。
    五雷天罡乃是收集五行之氣而成。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宮之土。以自身真元感應天地造化,以身內五行溝通天地五行。則雷霆運于掌上,天地包于身中,如自身御雷,雷即為我,我即為雷,千變萬化,悉由自身,妙莫盡焉。
    這秘法陳九公知道,但這些年來東奔西走,哪有時間去收集什么東魂木、西魄金啊。況且有諸多寶物在身,陳九公也用不著這神通秘術。
    但今日親眼得見鯤鵬一身法術層出不窮,陳九公想到當年祖師將此術交給自己的用意,可悲的是自己一直都不知道。
    今日在這十二星辰四象陣中,大陣自動調集四象之力,缺少中宮之土就以紫電錘來代替。
    五行天罡神雷,自身與天地為表里,五行元力不絕,陳九公施法之念不歇,雷罡便是無窮無盡,永無止歇。此陣有十二元辰之力垂下,四象之力不絕,而紫電錘永在,雷罡真的是無窮無盡。
    任你幻象萬千,在雷罡之下沒有絲毫存留的機會,河圖洛書依仗盡去,陳九公將青萍劍祭起,萬道劍氣趁勢席卷將河圖洛書分身打的節節敗退。
    今日與鯤鵬妖師一戰,一直被其壓制,此時終于翻身,陳九公長嘯一聲,痛快至極。
    如今佛門二佛已經敗在自己手中,今日再解決了妖族,北俱蘆洲可享數十年安寧,陳九公下定決心,一定要趁著這機會找出能夠發揮這些法寶的方法,若是再能參悟其中的大道法則就更好了。
    見陳九公突然發威將自己兩大分身死死壓制,鯤鵬妖師心底不由得輕嘆一聲。雖得這河圖洛書萬年之久,但天地初開之時,妖皇帝俊就懷抱此二寶而生,祭煉數萬年之久。這使得鯤鵬耗費七千余年才將其中的妖皇印記全部除盡,而這后來的三千年,鯤鵬妖師也僅僅掌握這河圖洛書的正確運用方法,但始終無有悟出其中的大道法則。
    讓鯤鵬沒想到的是,陳九公這個修行不過百年的小輩竟然有如此機緣,能夠這么快就掌握紫電錘的正確使用方法。不過,鯤鵬也知道這其中應該有通天教主的安排,這位圣人雖然性情高傲,但論及教徒、授徒,絕對不在其陣道之下。
    不過不管陳九公如何難纏,今日雙方都要分出一個上下,而且鯤鵬妖師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輸,否則整個妖族就要被趕出北俱蘆洲。
    “哎……”鯤鵬妖師長嘆一聲,雙目微閉,那與十二元辰廝殺而不住揮動的雙手漸漸的也停了下來。
    見鯤鵬妖師行動詭異,十二元辰也停住攻擊,各持星辰幡隱隱將其圍在中央,暗暗皆備。
    遠處銀河中的鯤鵬真身與正抵擋陳九公攻擊的河圖洛書分身全部飛回,化作流光消失在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之中,緊接著鯤鵬妖師頂上妖云消散,周身妖氣也緩緩散開。
    看著身上無有一絲法力波動的鯤鵬妖師,陳九公眉頭一皺,暗道:“難道這妖師要認輸?不對,雖然我壓制其兩大分身,但他本尊和那鯤鵬真身可是占了上風。”
    就在這時,通天教主的聲音從陳九公心底傳來,“九公,速走!”
    “速走?”
    陳九公知道無論什么時候,通天教主也絕不會還自己。他這么說一定有道理,而再看那渾身上下無有一絲法力波動,但大陣中四象之力所化的刀劍、火焰、玄水……來到他身邊就自動彈開的情形,陳九公袍袖一卷,十二元辰化作十二桿星辰幡飛回陳九公慶云當中,而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直往西方飛去。
    “想走?晚了!”鯤鵬妖師猛地睜開二目,兩道寒芒爆射。
    十二桿星辰幡被陳九公收回,十二元辰四象陣自然消散,此時方圓數千里之內一片狼藉,可這時西賀牛洲之上,出現了一巨大的身體,長九萬里的真身。
    兩只巨大的肉翅展開,便猶如垂天之云,帶著西賀牛洲無數生靈黑暗的恐慌。
    感謝六0一大大始終如一的支持!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