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114 人闡二教的準圣

就在陳九公與鯤鵬妖師在西賀牛州之上爭斗之時,袁洪、朱子真、楊顯三人一路狂飛,直達南天門外。
    自周天星君歸位,南天門早就不用巨靈神那個廢柴來守護了,如今守衛南天門的正是魔家四兄弟。
    “大哥,你看那不是袁洪兄弟嗎?”
    “是啊。”
    袁洪雖得勾陳之位,但天庭眾星君大多都是袁洪的師門長輩,平日袁洪也不擺大帝的架子,和他們打成一片。截教同門之間本就極為和睦,對于袁洪這個未來的截教護法,截教眾神都抱有很大的好感,更有許多人干脆跟袁洪稱兄道弟。
    今日見袁洪師兄弟三人急急匆匆的趕來,魔禮青眉頭一皺,聽說這兩天陳師兄在北俱蘆洲之上謀劃什么大事,難道是……
    想到此處,魔禮青連忙迎上,“三位兄弟為何如此匆忙?”
    “原來是魔家四位哥哥啊。”這魔將四將都是截教外門三代弟子,按理說應該是袁洪的師叔,但他們堅持跟陳九公、袁洪師徒各論各的,對此陳九公也無異意。畢竟這樣的事在截教很多,就像聞仲當年不也和趙公明稱兄道弟的嘛。
    這猴子神經比較大條,在他看來,洪荒之中第一高手就是祖師通天教主,第二高手就是自家老師,想自己老師所向披靡……還好,袁洪身邊還有朱子真、楊顯二人,一路上這二人不斷催促袁洪快快趕路,否則這袁洪不定要磨蹭到什么時候呢。
    見袁洪又要跟這魔家四將長談的跡象,朱子真大急,連忙開口道:“四位哥哥,老師有要事命我等來見大天尊。”
    “哦?”一聽朱子真這話,曾是統兵大將的魔禮青也知道事情輕重緩急,“大天尊剛剛下朝,正在斗牛宮中,我領幾位兄弟前去。”
    “好。”
    這也就是自己人,如果是闡教弟子求見玉帝,魔禮青雖不會為難,但不管你有什么事,魔禮青肯定要按正常的禮數進去通傳,得到玉帝首肯再出來喚你。但是對袁洪等人,魔禮青親自帶著他們前往斗牛宮,然后魔禮青進去稟報一聲,出來就可以讓袁洪直接入內了。
    來至斗牛宮前,太白金星早已在外等候,向袁洪遙遙一拜,“拜見帝君。”
    “太白老無需……”
    發現后面有人捅自己腰,袁洪知道又是兩位兄弟催促自己,連忙話鋒一轉,“不知大天尊可在宮內。”
    “在,在。”太白金星點頭道:“大天尊讓我在此迎接帝君和朱、楊兩位將軍。”自袁洪上天入主勾陳宮后,陳九公將梅山六將全部派在他身邊,各被玉帝冊封為天庭大將。
    跟著太白金星進到宮中,袁洪三人向玉帝、王母躬身一禮。三人行的并非是覲見帝王之禮,而是晚輩之禮。
    對于陳九公門下這些弟子如此知禮,玉帝、王母還是很高興的。“三位賢侄莫要多禮。”
    看了咧嘴傻笑的袁洪一眼,朱子真暗暗搖頭,這大哥除了在老師面前外,一般都是這樣。想到此處,朱子真顧不得別的,當即開口說道:“大天尊,老師讓我們兄弟前來拜見大天尊,請大天尊出兵征討十萬大山。”
    “十萬大山?”玉帝聞言眉頭一皺,與王母相視一眼。雖然不知道陳九公怎么跟妖族對上了,但雙方如今氣運相連,不管怎樣,即使得罪女媧娘娘,玉帝、王母也不會棄盟友于不顧。
    這時王母突然想起一事,以陳九公的手段,按理說自己就可以橫掃十萬大山啊,當即向問朱子真道:“不知紫薇大帝現于何處?”
    “老師正與那鯤鵬妖師在西賀牛州之上交戰!”
    “鯤鵬?”
    聽到這個名字,玉帝、王母齊齊一驚,從龍椅上站起身來,玉帝瞪著朱子真道:“可是妖族鯤鵬妖師?”
    “正是此人。”
    “不好!”玉帝眼中精光一閃,急道:“太白!”
    “臣在!”
    “速速撞起金鐘,召集眾仙家上朝!”
    “是!”
    天庭與凡間朝廷自是不同。神仙嘛,一天哪那么多事兒啊。天庭之上都是七天一次朝會,今日正是上朝之日,不過剛剛散朝,玉帝卻又撞響招仙鐘,這卻是自玉帝入主天庭后的第一次。
    還好此時的天庭之上,還無人敢悖逆玉帝的旨意,招仙鐘一響,凡是天庭所屬頓時都有感應,紛紛穿上朝服來在凌霄寶殿。
    端坐龍椅之上,玉帝掃視眾神,朗聲道:“眾卿家,今北俱蘆洲十萬大山之間有妖族作孽,紫薇大帝慈悲為懷,不惜深入虎穴,下界詔安。”說到此處,玉帝話鋒一轉,臉上閃過怒色,“誰知那妖族不通教化,竟然對紫薇大帝刀劍相向,今朕欲發兵百萬征討十萬大山!”
    “陛下!”這時,眾仙官中走出一人,沖玉帝躬身一拜,鏗鏘道:“陛下,臣認為此事應當從長計議。”
    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天庭兵馬大元帥李靖。隨著其師燃燈道人叛教,李靖的地位卻是有些尷尬。與那金吒、木吒不同,文殊廣法天尊和普賢真人各自門下就那么一個徒弟,走時肯定要將二人帶走。
    而李靖本就來是西昆侖散人度厄真人門下弟子,后在被哪吒追殺時,路遇燃燈道人,受其救命之恩。之后李靖就苦求燃燈道人收其入門,燃燈耐不住其苦苦強求,只能收他做個記名弟子。此次燃燈西行,根本都沒想起李靖來。
    還好李靖還有一個兒子,就是那曾經被他當做妖精的兒子哪吒。與李靖不同,哪吒可是苗根正紅的闡教三代弟子,有他在,只要李靖好好為闡教做事,闡教也不會太為難李靖。而且在楊戩上封神榜,金吒、木吒叛教之后,闡教三代弟子就只剩下了哪吒、韋護和雷震子。在闡教無人可用之時,元始天尊決定將闡教留下,并且冊封其為天庭兵馬大元帥。
    天庭兵馬大元帥聽上去煞是風光,但實際上可不是如此。現在的李靖雖然位高,但是權不重,手下除了自己哪吒以外,在無人聽命于己。
    對此,李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截教在天**的實力太強了,又有金靈圣母這大羅金仙常年坐鎮于此,而且玉帝、王母也和截教穿一條褲子,李靖還能怎么辦?
    李靖一開口可是驚惱了一人,此人黃臉長須,身穿紅色道衣,眉心另有一只眼睛,長得高大魁梧,正是昔日大商太師聞仲。“陛下,李靖賊子其心可誅!”
    “聞仲!”雖然當年與李靖有怨,也曾削肉還父,削肉還母。但父子親情血濃于水,多年來早已冰釋前嫌。今日在凌霄寶殿之中,對面老對手聞仲,哪吒絲毫不落下風。“我父為天庭,為陛下盡心竭力,汝為何口出此言,我看你才是其心可誅!”
    “哼!”虎目之中殺機凜冽,但曾執掌大商,外參軍事,內掌朝政的聞仲知道此時絕不是和這父子爭執的時候。
    瞪了哪吒一眼,聞仲上前兩步,躬身向玉帝一禮,“陛下,臣聞仲愿率雷部眾神為先鋒征討十萬大山!”
    “陛下!臣亦愿率火部眾神前往北洲!”
    “陛下!”
    ……
    一時間,凌霄寶殿之中,截教眾神紛紛請命。
    截教眾神都知道那北俱蘆洲就是截教的根基,今日不管陳九公做什么,他都是截教弟子,無論他捅出什么簍子,截教眾神也不會退縮半步。
    “諸位卿家!”玉帝從龍椅上站起身來,剛要開口下旨,就在這時,魔禮青進到凌霄寶殿之中稟報,“陛下,人教門下玄都在南天門求見!”
    魔禮青話音剛落,兄弟魔力紅走出殿中拜道:“陛下,闡教門下云中子在南天門外求見。”
    “嗯?”坐回龍椅之上,玉帝冷哼一聲,“請!”
    “是!”
    此時天機混亂,但老子的分身太上老君尚在西賀牛州天竺國內,而陳九公與鯤鵬妖師在西賀牛州上的爭斗早已驚動了西賀牛州上的一些大神通者。
    太上老君知道了,那在大赤天兜率宮中的老子也就知道了。老子知道了,元始天尊也就知道了,這也就有了玄都、云中子二人先后來在南天門外。
    心中暗暗冷笑,玉帝怎能不知道這二人為何而來,這人闡二教不是阻天庭發兵去征討北俱蘆洲,更是阻玉帝、王母去相助陳九公。
    陳九公修行時間太短,僅僅百十來年,根本不需多說。就連此時天**的金靈圣母、南天門外的玄都、云中子,這些天皇年間得到的玄門二代弟子,也都只聽說過鯤鵬妖師之名,卻不知道鯤鵬妖師的真正手段。
    雖然當年在紫霄宮中,沒有玉帝昊天的座位,但作為道祖身旁童子,昊天也算是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
    天皇年間是指巫妖第一次大戰之后,妖皇帝俊掌天的說法。而在巫妖第一次大戰之前,鯤鵬妖師之威,洪荒生靈皆知。
    當年巫妖二族各自積蓄實力,準備滅掉對方,雙方各自拉攏洪荒上的高手加入本族,已壯自身實力,而妖族派出招攬大神通的正是鯤鵬妖師。
    一場場血腥爭斗奠定了鯤鵬妖師絕世強者之名,更曾力戰祖巫共工而勝,讓當時還是道祖身邊童子的昊天永遠記住了鯤鵬妖師那撼天動地的一擊。
    (圣人之下無敵?兄弟們看書不要太著急,圣人之下無敵還早著呢,老牌準圣也不會那么簡單。昔日紫霄宮三千大神通者,雖然大半死于上古之時,但還是有一些存活下來的,日后會一一出場。今兒貌似有些地方就開始清明節假期了,祝兄弟們假期愉快,天天開心!)
    ~~~~~~~~~~~~~~~~~~~~~~~~~~~~~
    感謝海WWW、君沐慈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大大們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