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119 九公醫樹

在之前的爭斗中,只有在面對最猛烈的攻擊時,鯤鵬妖師才會祭出河圖洛書護身,但從不讓此二寶離自己太遠,這也就讓陳九公無法使用落寶金錢。
    這鯤鵬速度太快,河圖洛書若是落下,即使仗大陣之力,陳九公也未必能搶得過他。而且這落寶金錢奪寶之法對同一人只有第一次管用,用了一次,對手下次肯定就會防備,絕對會防著這一手。
    打了半天,陳九公也沒有找到機會,不過這一次祭起混元金斗,為的不是鎮壓鯤鵬妖師,當然,以鯤鵬妖師的修為,自己也鎮不住他。即使能將他收入斗中,鯤鵬妖師無需片刻就能破斗而出。
    陳九公此舉只是想引出河圖洛書,以鯤鵬妖師的驕傲,絕不會允許自己被陳九公這個小輩收入寶物之中的,到時肯定會以河圖洛書防御。如此就可趁機以落寶金錢落下河圖洛書中的一件,用混元金斗搶在鯤鵬妖師之前收取寶物。
    落寶金錢正撞在河圖之上,正與十二元辰廝殺的鯤鵬妖師身形一怔,望著那跌落下來的河圖,不由得驚呆了。
    陳九公哈哈一笑,打出一道法決,混元金斗之上金光一閃,那落在地上的河圖飄向混元金斗。
    “哈哈哈……”回身一掌將想要趁機偷襲自己的午馬打翻在地,鯤鵬妖師哈哈一笑,指著陳九公道:“小輩,汝真是太天真了。”
    言罷,鯤鵬妖師用手一只,一匹白色的龍馬憑空而現,凌空一躍將那飄向混元金斗的河圖截下,身形一晃,那混元金斗發出的道道金光在觸到白馬的一瞬間消散的一干二凈。
    見白馬背著河圖,踏著清氣疾馳來在自己身旁,鯤鵬妖師用手一指飄在自己妖云之上的洛書,一只巨大的玄龜顯現負著洛書,似緩實急來在龍馬身旁。
    從落寶金錢落下河圖,到龍馬、玄龜背負二寶并列。說時遲,那時快,只在一瞬之間。陳九公沒想到自己似乎天衣無縫的算計落空了,更沒有想到那號稱逆天的落寶金錢竟然失敗了。
    看著陳九公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鯤鵬妖師哈哈一笑,“汝一小輩空有靈寶,卻不知如何才能真正發揮其妙用。”
    說著,鯤鵬妖師身上兩股妖氣沖入河圖洛書之中,霎時間白馬、玄龜與那河圖洛書化作兩道光華沖天而起,同時化作人形。
    一個身著白衣,一個身著青衫,打了個稽首均對鯤鵬妖師說道:“道兄!我等來助你除殺此人!”這二人五官面相與鯤鵬一般無二,正是他以無數歲月煉就的河圖洛書兩大分身。
    鯤鵬不知道陳九公已經命弟子前去天庭報信,但以自己的身份,與這一小輩糾纏不休卻是有失身份,所以鯤鵬妖師這才招來兩大分身相助,爭取盡快解決陳九公。
    而這時的陳九公還在想剛才鯤鵬妖師說的話,似乎和老君當年交換峨眉山時的話有聯系,難道自己真是讓這些寶物蒙塵了嗎?
    就在這時,鯤鵬妖師有兩大分身相助,妖焰大漲,殺得十二元辰節節敗退。
    雙手連連打出道道法決,十二元辰四象陣運轉,金色刀劍、熊熊烈火、洶涌玄水、藤蘿莖蔓穿梭在銀河之中,向鯤鵬妖師與那河洛分身席卷而來。
    巨大的鯤鵬真身再次飛出,長嘯一聲,雙翅震動飛入銀河之中,翻滾撕咬。
    以鯤鵬真身抵擋陣法運轉,鯤鵬妖師以一人之力獨斗十二元辰,好在有十二桿星辰幡護身,十二元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死死的抗住鯤鵬妖師一輪又一輪的攻擊。
    而這時,河洛兩大分身一起奔陳九公而殺來。河圖化身一揚手,三萬里境地內幻象紛呈,生滅之間,如夢如幻。
    洛書化身一揮袖,峰巒疊嶂憑空而起,汪洋巨浪呼嘯而來,又有無數隕石星辰砸來,猶如世界末日降臨。
    左刀右劍,面對河圖洛書的攻擊,陳九公不聞不顧,徑自以力破道。那青萍劍乃通天教主成道之寶,鋒銳無匹,本是功德至寶,又能鎮壓世間諸般邪佞。只見得道道青色劍光閃過,幻象紛紛破碎,消散而去。
    有離地焰光旗護身,陳九公獨抗這兩大化身。雖然還有三品蓮臺,但此時有離地焰光旗已經夠了,這兩大化身乃河圖洛書所化,而河圖洛書本就是不是攻擊型靈寶在,主要是強收法寶,聚陣困人,所以這兩道分身攻擊并不強。
    陳九公明白鯤鵬妖師的打算,想來就用這兩大化身困住自己,他本尊力戰十二元辰,惡尸真身破陣。可是明白歸明白,對鯤鵬妖師此舉,陳九公無有絲毫應對之策。
    這河圖洛書兩大分身皆乃鯤鵬妖師寄托善念所斬化身,手段真是玄妙無窮,雖然攻擊不強,但陳九公想壓住他們絕對是妄想。
    化血神刀、青萍劍,左右開弓,與河洛分身廝殺在一起。這時青萍劍上青光流轉,一個聲音在陳九公心中響起。
    “九公,見這河圖洛書,汝還不領悟嗎?”
    “師祖!”
    陳九公聞聲心頭一顫,看著袍袖卷動,發出無盡幻象的河洛分身,眼前一亮。
    緩緩閉上雙眼,將青萍劍、化血神刀收起,任由無盡幻象加身,陳九公取出紫電錘祭在空中,朗聲道:“雷即為我,我即為雷,千變萬化,悉由自身!”
    紫電錘化作一道紫電沒入無盡幻象當中,電光猛然炸裂開來,接著便是連珠般爆開,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河洛分身見陳九公突然發威,相視一愣,又催出無盡幻象,但紫電錘電光閃動,幻象皆破。
    修士修為有境界之差,靈寶亦分三六九等。凡事開天辟地之時,自身形成的都是先天靈寶,而修士們自己煉制的就屬后天。先天靈寶只有在天地初開才可自形而成,從那以后,無論千年萬年,都不可能有先天靈寶再出。但后天靈寶可就多不勝數了,只要是煉氣之士,就算久坐洞中隨便的弄制一些小玩意,那也可以叫后天靈寶。
    先天靈寶雖然有限,數量稀少,但并不是說先天靈寶就一定要比后天靈寶威力大。且不說那后天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是六圣成道之寶,哪個也不比頂級先天靈寶差。闡教廣成子手中翻天印,乃元始天尊以半截不周山所煉,威力驚人,亦不弱于任何一件頂級先天靈寶。
    不過即使六圣成道之物威力再大,還有那號稱后天第一攻擊至寶的翻天印,雖然都能與頂級先天靈寶相提并論,但卻有一點,它們永遠比不了,就是當日老子說的大道法則。
    這里說的法則,并不是西方玄幻里的那些,而是天道之下的三千大道分散所化。
    混沌之中,盤古大神與鴻鈞道祖一起參悟造化玉碟,同修三千大道。
    后來,盤古欲以一己之力開天辟地,以力證道,誰想最后功虧一簣。
    盤古死后,元神三分,精血化為巫族。身體化作洪荒大地山川河流……
    而那盤古所修三千大道,在盤古身死的一瞬間也盡皆散去,融于天地之間,萬物之中。當時正值開天初開,萬物演化之時,若有靈寶有幸,能得一絲大道,即為頂級先天靈寶。
    所以,老君當日說,在所有頂級先天靈寶之中,都有一絲大道法則,則卻是絲毫無錯。
    還記得接引道人那句‘花開見我,我見其人,乃蓮花之相’,所說正是西方寂滅之道。而西方的寂滅之道,就是從十二品金蓮之中所悟,所以乃蓮花之相。
    此為寶中有道。
    寶中有道,道中亦有寶。寶中有道說的是頂級先天靈寶,而道中有寶指的可就是成道之寶了。
    當年女媧娘娘行那開天辟地之后第一場大功德之事后,得證混元道果,三清立即就知道了自己的成道之機。
    就在立教成圣前,三清最后一次論道之時,談起各自教義,老子只說了兩個字,“紅蓮”。元始天尊同樣也是兩個字,不過卻是“白藕”,而通天教主口吐三字“綠荷葉”,三清圣人的成道之寶正是由此而來。
    先天靈寶皆是應運而生,頂級先天靈寶更是如此。像陳九公手中的落寶金錢,是天地之間第一枚錢幣。俗話說:錢能通神,落寶金錢有其通神之處,與寶相撞,直接封印寶物主人留在寶物中的元神印記,使寶物在一瞬間無了主人控制,自動落下。
    當然,這是陳九公沒有真正了解這件靈寶的使用方式,否則落寶金錢一出,直接就將對方留在寶物中的元神印記抹去,就不會出現今日落下河圖,又被鯤鵬妖師留在其中的元神破封而出的情況了。
    畢竟修行日短,老師死得又早,還攤上個桃李不言的師祖。雖有多件至寶在身,但陳九公只是按前世熟讀演義的記憶來使用這些寶物。
    直來直去,管你三七二十一,即使成為準圣之后,陳九公運用靈寶也是簡單的以法力催動。而今日鯤鵬妖師的兩尊化身卻是給了陳九公啟發,這河圖洛書本并非攻擊靈寶,也不是防御至寶,最大的功效就是強行收寶、布陣困人。鯤鵬妖師以這二寶為寄托斬出的善尸化身,并沒有向鯤鵬妖師一樣修煉妖法,而是單純的以自身靈寶的本能演化無盡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