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107 妖云滾滾

聲明:本人水平有限,全憑自己心中所想寫自己喜歡的東西,您要是也喜歡,那沒說的。如果要是實在接受不了的話,咱絕對不勉強,起點好書有的是,您自便。
    陳九公與畢方爭斗之時,袁洪、朱子真、楊顯三人留在原地,有三品金蓮護持,自是無憂。
    不過,當耳旁不住的傳來雷電交加和激烈爭斗的聲音時,直將袁洪急的上躥下跳。若是沒有朱子真、楊顯攔著,恐怕袁洪就沖出蓮臺的保護范圍了。
    見陳九公手持那赤發道人的鳩頭拐杖歸來,袁洪哈哈一笑,看來那道人在老師手中吃了大褲頭。
    “老師,您將那道人怎么了?”
    “呵呵,打殺了。”陳九公淡淡一笑,心中卻暗自盤算,應該將那畢方元神賜給哪個弟子。
    眾徒之中,當屬袁洪最討老師歡心,可陳九公已經賜給他一件后天功德至寶定海神針了,若是再將畢方元神給他,恐怕有失公允。
    抬頭望著十萬大山,陳九公心中暗自猜測這十萬大山之中會有多少隱居的妖神,若有不順服者,多誅殺幾個,到時給自己門下弟子一人一個第二元神。
    不過陳九公知道妖族多以錘煉肉體為主,像畢方這樣修煉元神的少之又少,想得到十多個妖神元神恐怕只是妄想。
    搖了搖頭,陳九公將那鳩頭拐杖收起,對三徒道:“準備入山。”
    “是。”
    陳九公眾徒之中,只有袁洪、鄭倫、金大升三人修煉的是九轉玄功,袁洪有定海神針,金大升的三尖兩刃刀亦是神兵,鄭倫手中降魔杵雖是凡物,但這鳩頭拐杖不適合他。而朱子真等人修道,皆不善肉搏之術,這鳩頭拐杖乃上古妖神祭煉,威力無窮,賜給他們也是讓神兵蒙塵,還是先收起,只待日后有了合適的人選再說。
    剛才陳九公的一聲長嘯,不知驚動了十萬大山之中多少妖神。
    在妖族之中,大羅金仙級別的強者被稱為妖圣,金仙級別的高手則稱妖神,如果斬去一尸,稱為準圣的話,則有特殊封號,就如鯤鵬的妖師、伏羲的天妖大圣一般。當然,其中也有例外的,就好比剛才那位畢方,一身修為更在當日的白澤、陸吾之上,但因其在妖族中人緣極差,白澤等人都不與其為舞,很少有人知道畢方的實力已經達到妖圣的境界。
    陳九公帶著三個弟子剛進入十萬大山的凌空,只見一朵黑云飄來,云上站著一大漢,身披黑甲,手持大刀,鑿牙鋸齒,圓頭方面,眼光如電,仰鼻朝天,赤眉飄焰。陳九公定睛一看,此妖乃青獅成道,亦有妖神修為。
    “此乃吾妖族之地,還請道長止步!”
    “哦?”陳九公眉頭一挑,“不知是妖族哪位妖神當面?”
    若不是發現自己看不透這道人的修為,這青獅妖神也不會這么客氣。當日四大妖圣帶三萬妖兵出山,最后三萬妖兵返回,卻不見了四大妖圣。這才導致如今妖族之中群龍無首。當發現有高手入山時,這青獅妖神也不敢擅自挑起爭端。
    “吾乃妖族巡山三將之首,族中人稱獅駝王,不知道長從何而來?為何而來?”
    “獅駝王?”
    一聽這名字,陳九公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這獅駝王。
    見陳九公不住地打量自己,卻沒回答自己的話,獅駝王有些不滿,不過不知道陳九公到底是什么身份,青獅妖神也不敢給族人惹下這么一個麻煩。
    “敢問道長為何而來?”強耐著性子,青獅妖神再次問道。
    “為你們而來?”
    “為我們?”獅駝王聞言一怔,自己妖族在這十萬大山之中隱居萬年之久,這些年雖有一些族人出山,但都是在十萬大山中化形的后輩,當年上古妖族之戰幸存的妖族除非有要事,否則絕不會踏出十萬大山范圍之外。
    這要是以前白澤等妖圣尚在,獅駝王絕不會和陳九公這么多廢話,直接就發出警報,呼喊族人一起動手了。
    但此時,獅駝王也只能賠笑道,“道長說笑了,我妖族乃是奉我族圣人女媧娘娘之命,在這北俱蘆洲之上休養生息。若無娘娘招妖幡相招,我等決不可擅離北州。”
    “這獅子不錯。”這獅駝王一番話說得不卑不亢,而且還將女媧娘娘搬了出來。雖然不能改變陳九公心意,但卻使得陳九公生出了愛才之心。
    袍袖一卷,雙手負立,陳九公對獅駝王道:“吾乃中天紫微北極太皇大帝陳九公,也是這北俱蘆洲的主人,今奉三界之主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之命招汝等妖族上天為官。”
    “什么?”陳九公這番話說的獅駝王一愣,什么這個帝、那個皇的,還北俱蘆洲之主,還想招我妖族上天為官,這簡直是……欺妖太甚!
    上天庭為官?豈不是要受他人驅使。上古妖族不拜天地,不拜三清,只拜妖族二皇、女媧娘娘。而且在當時的妖族之中,地位最高的不是女媧娘娘這位妖族圣人,而是兩位至尊妖皇帝俊、東皇太一。在上古妖族心中,雖然二皇已死,但永遠是上古妖族心中的支柱,絕不會另拜他皇。
    獅駝王心中燃起熊熊怒火,揮動手中刀沖著陳九公怒喝:“吾妖族執掌天庭的時候,汝等安敢如此!”
    “放肆!”
    陳九公卻是不會跟這獅子一般見識,但是身后的袁洪也是忍不住了。原本聽老師說,要帶自己來這十萬大山會一會上古妖族高手,早已讓袁洪急不可耐。當第一眼看見獅駝王的時候,袁洪就感覺出這是一個好對手。只不過剛才這獅駝王態度不錯,而且老師似乎對這獅子很感興趣,袁洪不敢擅動。可現在這獅子敢對老師不敬,口出狂言,袁洪怎能容他,也不問過陳九公,直接掄棒向獅駝王砸去。
    見袁洪動手,獅駝王眼中兇光閃爍,舉刀相迎。
    刀棍相交,二人齊齊一震,袁洪暗道:“同樣的修為,這獅子可比當日那兩個和尚強多了,真是個好對手啊。”想到此處,袁洪掄開定海神針,砸、掄、挑、壓、打,招招威猛。
    雖然當年在上古妖族天庭之中,獅駝王只是一普通小妖,如今的妖神修為還是來在這十萬大山之中萬年苦修的成就。但上古巫妖之戰存活下來的妖族,哪個不是身經百戰?面對力大氣沉的袁洪,獅駝王掌中九環大刀連削帶砍,絲毫不落下風。
    獅駝王雙手持刀力劈華山,袁洪雙手舉棒舉火燒天,一聲巨響在刀、棍相交之處炸響,獅駝王掌中大刀斷做兩截。
    見獅駝王無有了兵器,袁洪也不欺他,收棒立于云頭,“好本事!”
    “你也不錯。”將手中的半截大刀丟開,獅駝王看了看一旁看熱鬧的陳九公、朱子真、楊顯三人,對袁洪道:“你與那道人是何關系?”
    “那是吾師。”答了一句,袁洪想了一想又開口道:“我叫袁洪,乃是勾陳上宮天皇大帝,掌管天下萬妖!”
    “什么!”獅駝王久居十萬大山之中,不知道什么是勾陳大帝,可是當聽到袁洪后面那句統御萬妖時,頓時暴怒。
    二目通紅,獅駝王將身一晃,一顆巨大的獅頭現于脖頸之上,張開血盆大口,一聲獅吼從其口中發出。
    原本陳九公一聲長嘯,就讓十萬大山之中群妖產生了警覺。如今這巡山的獅駝王一聲獅吼,告訴隱居在十萬大山的所有妖族,強敵至矣。
    十萬大山說是十萬,其實遠遠不止十萬,這些山峰都是上古妖神以大法力搬攝至此,是為妖族最后的根據地。一萬年了,漫長的歲月卻沒有消磨掉妖族心中的驕傲,他們在永遠不會忘記那兩位身穿紅色帝王袍的絕世妖皇帶領自己叱咤天地之間的風光,也不會忘記那屬于妖族的驕傲。
    一萬年來,放棄天庭躲到這不毛之地,一晃就是萬年,世上之人或許早已忘記了上古妖族的輝煌,今日更有人欺上門來,妖族豈能容他?
    無數妖風自一座座山間飄蕩而出,一個個妖族,駕妖風從山中殺出,直奔十萬大山最外圍,獅駝王發出吼聲的位置趕來。
    十萬大山最中央,當日白澤妖圣所居草廬之中,一來回徘徊的老者聽到那獅吼之聲一怔,眼中精光閃爍似乎思索著什么。
    來在草廬中供奉的妖族圣人女媧娘娘圣像前,老者拜倒在地,默聲禱告,只見香案上那萬年不滅的沉龍香上一股青煙飄起,奔天上而去。
    “哥哥,怎么了?”
    獅駝王吼聲剛過,一妖已經趕至,看了那站在對面的陳九公師徒四人,此妖眉頭一皺,來在獅駝王身旁低聲問道。
    兩只如銅鈴般的眼中閃露仇恨的光芒,獅駝王死死盯住袁洪道:“此人自稱是什么大帝,統御天下妖族。”
    “混賬!”此妖聞言勃然大怒,雙手一抓,一對大錘現于掌中,這一對大錘通體烏黑,錘頭比陳九公半身還大,但此妖掄錘就如風火輪一般,雙錘一起向袁洪砸來。
    “呔!”
    見此妖來的兇猛,袁洪運足全身力氣,舉棒相迎。
    砰的一聲巨響,袁洪與那老妖身形齊齊一顫,各自噴出一口精血。
    “嗯?”
    伸手于虛空一抓,袁洪身體憑空而起,飛至陳九公身旁,陳九公手上青光一閃,沒入袁洪體內。
    “老師放心,弟子無事。”袁洪望著那老妖,咳了兩聲道:“此人力氣不在弟子之下。”
    “竟有這般事?”陳九公聞言,看著那被獅駝王接住,口嘔鮮血的老妖。袁洪可是通臂猿猴之身,拿日月,縮千山,修煉的又是頂級煉體之法九轉玄功,除了巫族之外竟然還有同階之人能與力氣不相上下,真是怪事。
    只見那與袁洪硬拼之妖鳳目金睛。黃牙粗腿,長鼻銀毛,圓額皺眉,身軀磊磊,玉面似牛頭惡鬼。
    “想來應該是他無疑。”想到一個人,不,準確的應該是一妖。陳九公剛要開口,只聽得數聲長嘯傳來,無數妖氣彌漫,四面八方妖氣沖天,妖云滾滾。感謝六O一大大的打賞,感謝你連續多日的支持,我會好好努力,絕不辜負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