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110 斗妖師

隨著青色的火焰熊熊燃燒,一只只黑蚊在青焰中化為灰燼,一滴滴金色液體出現在陳九公面前。看著煉化出來的金色液體,陳九公暗道這蚊子實在是太猛了,好好的蓮臺竟然落得這般下場,而且連金蓮上原本的阿彌陀佛真靈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不是陳九公要誅殺這蚊道人取出金蓮的話,恐怕這些金色液體就被這些蚊子煉化,從而增進法力、增加神通。
    一個個同族死在烈焰之中,蚊道人滿臉猙獰,破口大罵,但隨著身旁的黑蚊一個個化為灰燼,他從同伴身上得到支持就越來越少。
    在烈焰中化為灰燼,只留下一團金色的液體,與其他黑蚊死后留下的金色液體融合在一起,不斷的變幻著形狀,最后一朵三品金蓮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也不知那上古玄龜污穢所化黑蚊為何這般厲害,這三品蓮臺被其吸入腹中,后竟能自動化為液體,并且將其中阿彌陀佛的真靈印記都能消融。要知道那可是圣人在靈寶中留下的真靈印記啊,就算是同等的混元圣人想要抹去也不容易。
    不過這時,陳九公想起演義之中這只膽大包天的蚊子在吸空了龜靈圣母后,直接跑到了西方,帶著他那些同族將十二品金蓮吃成了九品。
    他既然敢吃,就肯定有辦法除去金蓮內的圣人真靈,否則阿彌陀佛隨手一招,這些蚊子豈不是全死定了。
    不管怎樣,現在得到便宜的卻是陳九公。這朵三品金蓮的功效倒是其次,讓陳九公在意的是這三品金蓮與如今佛門剩下的那九品蓮臺本為一體,可在氣運上對九品蓮臺進行牽制。
    ……
    西方八寶功德池前,大日如來佛一臉悲憤,而藥師王佛卻是滿臉惱悔和自責。、
    半響阿彌陀佛睜開雙目,準提佛母連忙開口道:“師兄,可否……”
    當看見阿彌陀佛搖頭時,準提佛母知道那三品金蓮是取不回來,雖然不知道陳九公是用何手段使那金蓮上的圣人印記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但此時天機混亂,根本推算不出。況且準提佛母心里清楚,現在不是追究這事的時候。
    “藥師王佛、大日如來佛!”
    “弟子在!”
    淡淡一笑,準提佛母道:“此次雖未能功成,但汝二人也算探出了陳九公的虛實,卻是大功一件。”
    自拜在老師門下阿彌陀佛后,藥師王佛從老師那里學道,從師叔這里學到的卻是處世、做事之道,學的是大智慧。這么多年來深受準提佛母教誨的藥師王佛,知道師叔是在安慰自己,但想起今日不但無功,還將佛門至寶折損,藥師王佛心里涌出無盡的愧意。
    “老師!師叔!弟子有愧!”
    “哎……”此時阿彌陀佛本就疾苦的臉上更加疾苦了,一抬手道:“非汝之過錯,實乃吾佛門至寶當有此劫,徒兒莫要放在心上。”
    “不錯。”見師兄看開了,準提佛母微微一笑,“藥師,師兄說的沒錯,合該有此劫難,非人力可以扭轉。只待吾佛門日后大興,將那陳九公斬殺,金蓮自有重圓之日。”
    聽老師和師叔都這么說,藥師王佛心中稍定,但仍然自責,并暗暗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親手斬殺陳九公將丟失的三品蓮臺奪回。
    看著離去的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阿彌陀佛長嘆一聲,“此次卻是失算,不知師弟有何計較扭轉我佛門不利局面?”
    此時的準提佛母面上也不像剛才那般輕松,剛才的談笑風生只不過是不想讓大日如來佛和藥師王佛心里自責,影響了修為。現在只剩下師兄弟兩人,也不必在掩飾什么了。“那太清圣人化分身西來,行那化胡為佛之事,無非是想分薄我佛門氣運。”
    “嗯。”阿彌陀佛聞言點頭道:“不如派藥師和大日如來前往天竺阻那多寶成佛?”
    “不可。”準提佛母緩緩搖頭,“那太清圣人早有算計,師兄別忘了如今靈山之上尚有三千紅塵客,若吾等阻多寶成佛,恐怕那三千紅塵客就更不會皈依我大乘佛教了。”
    “這……”
    阿彌陀佛想了想,正如師弟所說,現如今那從萬仙陣中擒來的三千截教弟子都沒有皈依佛門。而那老子此次帶多寶道人前來,可謂是用心險惡,你要不阻多寶成佛,則大乘佛教氣運外流;若阻其成佛,則那三千紅塵客永無皈依之時,佛門的謀劃也就落空了。
    突然想起一事,阿彌陀佛心中有了計較,“師弟,當年吾等助老子、元始破截教之時,那二位卻是欠下吾等因果,不如以此相換,作為了解?”
    “不可。”準提佛母再次搖頭,“如此就中了那老子算計了。”
    見師兄有些不解,準提佛母耐心為其解釋道:“師弟我欲以此等因果換我佛門佛法東傳,以此廣大佛門,普度眾生。此事那太清圣人或許已經想明,所以此次化胡為佛不僅是算計陳九公,還是為了打亂吾等謀劃。若以昔日因果換其帶多寶東歸,吾佛門真經就恐無東傳之日了。”
    “原來如此。”聽明白了這一切,阿彌陀佛也明白過來,老子所為皆乃陽謀,即使你知道他要干什么,卻無法阻攔。
    想著想著,阿彌陀佛不禁有些著急,“師弟,如此吾等又該如何應對?”
    準提佛母眼中一亮,“太清圣人不愧是六圣之首,行事比元始天尊可是厲害得多,不過太上忘情,只知天數,然卻不知人心。看師弟我破他此局!”
    且不說老子與準提佛母斗智,單說陳九公得了三品金蓮,將其煉化,日后腳踏三品金蓮,頭頂離地焰光旗,就算遇上鯤鵬、冥河這樣的老牌準圣也有的一拼啊。
    出了洞府,只見袁洪、朱子真、楊顯三人就在洞外站立。
    “拜見老師!”
    “可有要事?”
    “弟子三人并無要事,只是見老師多日未曾出關,心中有所掛念。”
    陳九公聽袁洪之言哈哈一笑,指著他笑罵道:“為師功參造化,豈用你掛念,可是在這山中呆了些日子,心里癢癢了?”
    “嘿嘿。”袁洪咧嘴一笑,撓著自己毛茸茸的腦袋,干笑道:“老師就是厲害,弟子想什么都瞞不過您。”
    陳九公知道自己這徒兒是個耐不住性子的助,以前在峨眉山上就隔三差五下山轉轉,雖不遠行,但讓他一直待在山上卻是困難。不過袁洪也知輕重,知道這光明山是阻擋佛門北上的最前線,事關師門氣運,所以這些日子從未離開光明山半步,不過早都憋壞了。
    見袁洪一臉期盼之色,陳九公笑道:“也罷,為師就帶你們去見見世面。”
    此番擊退佛門兩位準圣,想來佛門短期之內不會有什么大動作,下次再有爭斗,也只是能是佛門準圣全部歸位,否則只憑大日如來和藥師王佛,再來上一萬次也還是一個結果。
    將天兵天將留在山中,陳九公帶著三個弟子往西北方飛去。
    北俱蘆洲地處地仙界之北,再往北就是北海,而在北俱蘆洲靠近北海之處是上古巫妖二族聚集之處。
    作為世代宿敵,二族當年不能共存,只不過一個在西北,一個在東北。今日陳九公向西北方向飛去,那里正是上古巫妖大戰后,殘余妖族隱居之處----十萬大山。
    眼看前方滿目盡是煙霧彌漫,遮蓋虛空,偶有陽光照射下來,卻更顯得荒蕪,感覺起來,竟是一點溫和也無,只是刺眼。而煙霧籠罩之中,群山巍峨,山勢連綿,一眼望不到邊際,楊顯感嘆道:“老師,這山中得有多少大妖啊?”
    “為師當年在你師祖座下學道之時,曾聽他老人家講過。上古巫妖戰后,妖族的三千萬妖神只剩下一十八萬,除少有的絕世大妖之外,其余的全部來這十萬大山之中避世不出。”
    “這么多!”
    “嗯。”陳九公額首,對袁洪道:“一會兒汝且入山挑戰,打出你妖族大帝的名號!”
    “這……”袁洪干笑一聲,撓著猴頭道:“老師,這山中這么多妖族,萬一一擁而上,豈不將弟子活活撕碎了嗎?”
    “你這猴兒!”金鞭在袁洪金盔上一敲,陳九公笑道:“為師豈會讓你去送死,汝且安心,入山后為師先以手段震懾他們,只需你將幾個不服的打殺殺雞儆猴就好。”
    殺雞儆猴?袁洪哪知道這是什么意思。猴?不就是自己嗎?
    一路上與三徒談笑風生,倒也快活自在。可突然間,陳九公心頭一動,頓生警兆。
    袍袖一卷,一朵三品金蓮憑空而現,陳九公一指,那金蓮懸于袁洪三人頂上,垂下道道金光,將師兄弟三人護在其中。
    “鼠輩!”
    一張火紅燦然,寬有百丈的大網當頭罩下,明霞璀璨,霞光四涌,直是要將陳九公師徒四人兜在其中。
    翻手取出化血神刀,陳九公持刀在手,催動法力甩刀一劃,一道血光閃爍,火網自破無疑。
    “不知道友是妖族哪位高手?”
    望著不遠處云端現出身影的赤發道人,陳九公眉宇之中殺機閃現,冷聲問道。
    只見這赤發道人,樣貌古怪,一身大紅道袍,手中拿著一把鳩頭拐杖,杖上鳩頭猙獰,。
    這道人卻不答話,凝聚妖力,點點火光在鳩頭拐杖是閃現,通紅的光華閃耀,卻未曾透露半點氣息,只在拐杖一尺之間流轉,洶涌澎湃,只如滾滾長河,無窮無盡。
    這道人陰陰一笑,身形一個恍惚,瞬間即至,拐杖之上鳩頭猙獰直奔陳九公打來。
    那鳩頭拐杖就要打在陳九公頭上,赤發道人忽然眼前一花,只聽身后一聲輕笑,一股宛如泰山壓頂的力道自上而下,雷光耀眼,不可逼視,帶著電閃雷鳴之聲傾瀉而下。
    赤發道人一陣驚駭,全身騰起火紅的火焰,強大的熱氣鼓蕩,卻只在三尺之內,絲毫不曾外泄。陳九公一道上清神雷轟下,卻被那火焰逼開,進不得身。
    目光微縮,陳九公看出此人雖未斬尸,但絕對是上古大神通者,否則法力不會這般凝實。“果然有幾分本事,怪不得敢打我的主意。”雖然這赤發道人厲害,可陳九公絲毫不放在心上,二人境界上的大差異如同一道巨大的鴻溝,任你法力再強,也強不過斬尸的準圣。
    雙手一翻,一道百人合抱粗細的上清神雷自九天而下,直奔赤發道人而來,這一道神雷卻是比剛才的更加猛烈。
    此時赤發道人也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心下慌亂,但手上一點也不亂,拐杖頭上的鳩頭愈發的猙獰恐怖,鳥嘴之中一點渾圓紅色珠子滾動,每每轉動一圈,赤發道人周身焰光就越盛,當那上清神雷降下時,二者一同化為虛無。
    陳九公聲音洪亮,透過雷光火焰,“汝這道人,好不曉事,為何要暗害于我,看你一身修為,也不是無名之輩,到底是何方神圣,且報上名來。”
    以陳九公的手段,僅僅是兩道上清神雷,這道人對付起來都吃力。若是使出紫電錘,恐怕早都被打翻在地了。只不過陳九公此次來十萬大山,打算盡可能多收服一些妖族補充截教實力,能不下殺手就盡量以降服為主。
    可這道人似乎不知進退,聽陳九公之言,怪笑一聲,“無知小兒,你家老爺乃是上古妖神畢方,今日被你暗算,實乃吾時運不濟,但你也休想奈何得我!”
    這道人正是上古木精靈所化畢方得道,后修煉玄火神通,一身修為通天徹地,比之當日的白澤等人也不弱分毫。只不過此人性情桀驁,不知進退,在上古妖族天庭之中不太招人喜,故而地位不高。
    “畢方?”陳九公眉頭一皺,暗道:“這傻鳥是不是修煉修壞了腦子,明明是偷襲我,怎么還成了我暗算他?罷了,此等性情就是收入門下也是惹禍的頭子。”
    對付一個大羅金仙也不必動用自己紫電錘,干脆將手中化血神刀祭起,沖著那畢方一指,頓時無盡血氣咆哮奔騰,直奔畢方殺去。
    ~~~~~~~~~~~~~~~~~~~~~~~~
    感謝海WWW、書道1圣道兩位大大的打賞,我一定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