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109 鯤鵬妖師

見陳九公祭起混元金斗,大日如來大驚,連忙展開青蓮寶色旗.可這時,五彩豪光包裹的定海珠又向自己打來,心中暗恨的大日如來只得催動青蓮寶色旗擋住定海珠,呼喊藥師王佛幫著抵擋混元金斗。
    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對付陳九公時本就是一攻一守,就是大日如來不說,對這混元金斗,藥師王佛也必會有所舉動。
    用手一指,腳下十二品蓮臺飛出,發出道道金光將那混元金斗托住,使其不能落下。
    就在混元金斗被十二品金蓮托住的一瞬間,藥師王佛面上一喜,連忙打出一道道法決在十二品金蓮之上,那十二品金蓮托著混元金斗快速旋轉,發出的金光將混元金斗包住。
    一旁的大日如來佛見此情形,頓時精神振奮,揮動著手中接引寶幢狠狠的向陳九公打去。
    眼看著混元金斗在十二品金蓮發出金光中顫抖,卻無法脫身而去,藥師王佛刷開向自己打來的紫電錘,頂上兩顆舍利子飛出,飛至十二品蓮臺之中。
    有了舍利子的加入,十二品蓮臺頓時金光大作,將那混元金斗緊緊的包住,并且往藥師王佛身邊飛來。
    混元金斗被奪,陳九公似乎有些著急了,想要收回混元金斗,但有大日如來牽制,又有藥師王佛以十二品金蓮困斗,陳九公連連施法,也無法將混元金斗收回。
    “滾開!”眼見這混元金斗被十二品金蓮托著往藥師王佛身前飛去,陳九公手中青萍劍、化血神刀連揮,破開大日如來層層防御,一刀砍在大日如來身上。
    一道三尺來長的傷口出現在大日如來左肩之上,大日如來身上火光閃動,可傷口不但未能復原,還向外翻開,金色的血液流淌出來。
    上古大巫以血煉之法,取無數人族修士精血所煉化血神刀豈是等閑?
    雖然身受刀傷,但大日如來面上盡是喜悅之色。無論受了多大的傷,只要不死,回到靈山自有二位圣人出手醫治。相比之下,能奪取混元金斗,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將斬仙飛刀交給烏巢禪師對付丑牛三人,將青蓮寶色旗旗置于頂上護身,單手持接引寶幢,受傷之后的大日如來反倒越戰越勇。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陳九公一劍擋住接引寶幢,回手一刀將大日如來逼退,望著那被十二品金蓮托著的混元金斗,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心頭一動,隔空催動混元金斗。
    見混元金斗顫動,藥師王佛知道是陳九公施為,打出道道法決在十二品金蓮之上,試圖鎮壓混元金斗。在藥師王佛看來,即使此次行動失敗,不能奪取北俱蘆洲一寸之地,但只能要奪取這混元金斗,自己佛門反倒是賺了。
    可就在混元金斗即將被鎮壓之時,斗口之處一團黑影飛出,眨眼間十二品金蓮發出的金光消散,被黑光籠罩,一陣陣如雷鳴般的嗡嗡聲傳入藥師王佛耳中。
    “這是什么東西?”
    隨著十二品金蓮發出的金光消散,混元金斗滴溜溜一轉飛回陳九公袖中,可那十二品金蓮仍被黑光包裹。
    驚恐萬分的藥師王佛手中七寶妙樹發出七彩光芒向黑光刷去,但讓藥師王佛更加震驚的是,七彩光芒落入黑光之中,被盡數吞噬。
    連連打出法決,將十二品金蓮收回,可讓藥師王佛欲哭無淚的是,佛門陣教之寶十二品金蓮只剩下九品了。
    黑光散開,從四面八方向藥師王佛襲來,準確的說是奔著藥師王佛手中的十二品金蓮而來。
    藥師王佛終于看清楚了,一個個巨大的黑蚊面色猙獰,向自己撲來,不敢再用寶物抵擋的藥師王佛連忙化作一道金光閃走。
    “哈哈哈……”陳九公見佛門鎮教之寶受損哈哈一笑,祭起混元金斗金光一閃,將漫天黑蚊收入混元金斗之中,再祭起紫電錘去打藥師王佛。
    按陳九公原來的打算,等到日后佛門興盛起來之時才動用這最后的殺招,但今日以自己一人之力實難擊敗這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
    一張再好的牌,只要沒有打出,也是廢牌。所以,陳九公當機立斷,決定先讓這佛門吃個苦頭,以后再做算計。
    那黑蚊初一建功就被陳九公收回,是因為這蚊子天賦太強,陳九公怕一個不好被他跑了,干脆直接用混元金斗,等回去之后將黑蚊煉化,取出其體內三品金蓮收為己用。
    這時的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不知陳九公使的是什么手段,竟然將十二品金蓮這樣的至寶毀掉,更加不知道陳九公這樣的手段能否接連施展。
    二佛相視一眼,一起運轉全身法力,化作兩道金光強行破開玄武門而走。
    見二佛退去,陳九公也不阻攔。這二位畢竟都是準圣,萬一自己逼迫的急了,弄得他們魚死網破可就麻煩了。所以剛才陳九公對付大日如來時,也是慢慢的消磨其法力,而不是雷霆暴雨一般的攻擊。
    毀了佛門鎮壓氣運至寶,又將這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佛擊敗,消減佛門氣運的同時,又給北俱蘆洲爭取了發展的時間。
    收了大陣,陳九公遙望靈山的方向,自己師伯多寶道人已經轉世,即將成佛,待到那時小乘佛教三佛歸位,恐怕又要多出三位準圣。到時即使師伯不會與自己為難,四位準圣聯手的話,自己恐非佛門敵手。
    不過以后的事,以后再做計較吧。現在陳九公要做的就是趕快回山,將混元金斗中的黑蚊煉化,從其體內將三品金蓮煉出。
    若問陳九公為何不留著這蚊子,也能當做一殺手锏。只因這蚊子天賦太強,法寶、法力皆無實效,留著他的話,三品金蓮就無法取出。若是讓他將體內的三品金蓮煉化,恐怕就不是陳九公能治得住的了。
    飛回光明山,正在巡山的朱子真見老師歸來,連忙迎上,“恭迎老師回山。”
    知道陳九公是去做什么,又見其安然歸來,那肯定就是佛門來人已被老師擊退。
    “你師兄呢?”沒看見袁洪,陳九公有些不放心。倒不是怕這猴子出什么事,就是怕他不安生跑出山外尋事。如今自己要閉關一些時日,此處還需袁洪鎮守。
    聽陳九公問起袁洪,朱子真答道:“師兄正在南山巡視。”
    “嗯。”點了點頭,陳九公道:“為師要閉關一些時日,好生輔佐你師兄鎮守此處,切記不可有失。”
    “老師放心,弟子絕不負老師厚望。”
    因為剛決定將此山作為道場,事來得突然,陳九公只能先在山中開辟一洞,日后抽出時間再做布置。
    進到洞中,陳九公盤膝而坐,取出混元金斗放在身前,將身一晃,整個人進入混元金斗之中。
    陳九公一進混元金斗,那三仙島上的云霄娘娘頓時有所感應。當日云霄娘娘只是暫將此物借給陳九公,并未抹去自己的真靈印記。通過自己在混元金斗中的真靈,云霄娘娘能猜出陳九公要做什么,當即相助陳九公將混元金斗中的蚊道人和無數黑蚊壓制在一個角落里,使他們喪失行動能力。
    十二品金蓮乃造化之物,就在陳九公放蚊道人與黑蚊出去的時候,這些蚊子正好撲在十二品金蓮之上,感覺著十二品盡量上圣潔的氣息,蚊道人大喜,帶著自己的同族兄弟開始吸食。
    再次被陳九公收入斗中之后,蚊道人不敢怠慢,連忙催促同族一起煉化體內的金蓮,而蚊道人自己也不例外,剛剛就屬他吸食的最多,吸食了整整二品的金蓮。
    可就在這時,蚊道人發現自己不能動了。混元金斗本就是頂級禁制靈寶,而且云霄娘娘又是準圣,在這片空間里,就是主宰。
    當看到陳九公那熟悉的面孔時,蚊道人知道此人是要對自己下手了。
    “小妖愿皈依仙長門下,只往仙長饒我一命!”
    搖了搖頭,陳九公道:“那被汝吸食的三品金蓮對吾有用,汝若能將其奉上,吾就饒你一命。”
    “狗賊!汝若還我,必不得好死!”一聽陳九公這么說,蚊道人知道自己是難逃一死了,那三品蓮臺在自己嘴下已經化作靈液進入體內,若想取出只有將自己身體煉化,才能得到金蓮。怎么都是一死,蚊道人也不會再顧忌什么,直接破口大罵。
    對于蚊道人的辱罵,陳九公一笑了之,這蚊道人天賦不凡,如果雙方無有上次爭斗的話,如果能收下這么一個弟子,陳九公也愿意,而且還會對他非常重視。
    不過當日一場,陳九公險些送命,蚊道人的數萬同族兄弟也死在陳九公火龍陣中,雙方之間的仇恨不可能說算就算了。與其留下一個定時炸彈在身旁,不如直接抹殺,取出靈寶來得實惠。伸手一指,一團青色火焰出現在蚊道人身旁。
    蚊蟲本就懼火,知道自己恐怕難逃一死,但在為難來臨之際,蚊道人絕不會束手待斃。
    身上散發黑光,受混元金斗壓制而無法動彈的蚊道人尖嘯一聲,其數千同族一起發出黑光,無數黑光連在一起,抵抗者陳九公的本命真火。
    ~~~~~~~~~~~~~~~~~~~~~~
    感謝六O一、霸王槍兩位大大的打賞,我會繼續努力,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