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102 各展神通

見紫電錘化作一道紫電向自己打來,大日如來暴喝一聲,全身金焰燎繞,頭頂一輪紅日,光輝刺目,隱隱有一只三足金烏撲騰。
    紅日浮沉不定,懸上高空,其大無比,太陽真火熊熊燃燒。
    紫電奔來,紅日之中金烏翱翔而出,仰天長鳴,一張口將紫電吞入腹中。而后,金烏當中一轉,化作一團烈火,眨眼間又變回三足金烏,金烏悲鳴一聲,化作點點紅光,一紫色小錘孤零零的浮在空中。
    “好手段!”不愧是洪荒異種三足金烏,陳九公暗嘆一聲,隨手召回紫電錘。原來剛才大日如來以三足金烏本命神通化解了紫電錘一擊,但這一招就跟當日蚊道人強破火龍陣的神通一樣,不可多用。
    “帝君,貧僧得罪了。”
    見大日如來在陳九公手下吃癟,藥師王佛頗感無奈,這陳九公區區一個截教三代弟子,竟然比自己這天皇年間就以得道之人寶物還多。不,這陳九公比二位圣人還要富有。這時也容不得藥師王佛多想,飛身來至陳九公,揮動手中七寶妙樹杖向陳九公打來,欲與大日如來佛合戰陳九公。
    大日如來也知道陳九公手中寶物極多,自己想要憑一人之力拿下他實屬不易,況且此事事關佛門大興,容不得絲毫怠慢。當即將青蓮寶色旗放在頭頂,以寂滅仙法催動此旗,頓時萬條白光垂下,環繞大日如來身旁,而大日如來掄開手中接引寶幢,向陳九公打來。
    見兩位準圣要以二敵一,陳九公冷笑一聲,右手持青萍劍,左手現出一物,長有四尺,血光沖天,正是化血神刀。
    頂上氣浪翻騰,青光繚繞,現出慶云三花,一只一尺三寸的赤紅旗子之上赤光大作,與三花散出的青光相映成輝。
    “離地焰光旗!”
    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佛頓時一驚,卻是沒想到陳九公竟然得了這等至寶,看來此子是越發的難對付了。
    這時大日如來對藥師王佛喊道:“藥師王佛,且阻他片刻。”
    “好!”藥師王佛手中七寶妙樹一刷,刷開青萍劍,化血神刀又到了眼前,藥師王佛心頭一動,兩顆舍利子浮在都頂門之上,散發道道金光擋住化血神刀。
    血光閃現,劃開金光,直撲藥師王佛頂門。藥師王佛用力一咳,一口白色霧氣從嘴中噴出,化作一朵十二品金蓮擋住化血神刀。
    見藥師王佛又拿出這么一件寶物,陳九公將紫電錘、定海珠祭起,頓時紫色電光、五彩豪光大作。
    紫電錘、定海珠、青萍劍、化血神刀,四件至寶連砍帶殺,連破藥師王佛層層防御。
    “南無阿彌陀佛。”藥師王佛念聲佛號,單手持七寶妙樹蕩開已經來至面前的化血神刀,另一只手凌空一揮,那手掌變得有十丈大小向陳九公砸來。
    這時陳九公忽然發現周圍空間發生奇異的扭曲,接著整個環境猛然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從原來四處無人的空中變成了一片輝煌耀眼的金色建筑群。看那建筑,俱是佛塔、佛殿、金磚、玉柱……
    西方獨有的掌中佛國之術。
    當年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兩位圣人立西方佛教之后,感佛教底子不足,在準提金身和舍利子之上,又創立諸多與玄門功法截然不同的佛門神通供日后佛門的眾佛陀、菩薩修煉,這掌中佛國之術就是其中較厲害的一種。藥師王佛就是要以此托住陳九公,給大日如來爭取足夠的時間。
    “佛門神通果有不凡之處。”以陳九公的修為,雖身在藥師王佛的掌中佛國之中,但絕不會有什么損傷,但留在此處也不是長久之計,還得出去做過,才能保北俱蘆洲之安寧。收起化血神刀,運轉全身法力,雙手持青萍劍向四周一劃,那佛國卻化為無數金色碎片彌散開來。
    “西方大法果然不凡。”
    陳九公不會以貶低他人來襯托自己,不管怎么說,那西方二圣真有可敬可佩之處。
    可就在此時,那大日如來佛早已跳出戰團,將接引寶幢收起,取出一物托在手中。
    “斬仙飛刀!”
    看到大日如來佛手中的大紅葫蘆,陳九公瞳孔一縮,心頭一顫。
    陳九公可是知道這演義中赫赫有名的寶物,那紅葫蘆乃是開天辟地第一棵葫蘆藤上所結,共有七個,皆乃先天靈物。第一個紫金紅葫蘆被三清之首老子所得,作為盛丹之用;第二個落在紅云老祖手中,隨其稱雄洪荒;第三個被妖族東皇太一摘下。后來,妖族十太子鬧洪荒,誅殺大巫夸父,引來后羿彎弓射日,連誅九只金烏。
    東皇太一趕來后將后羿擊斃,將后羿和夸父尸體內的大巫精氣封入紅葫蘆之中,以三足金烏本命太陽真火煅煉,采日月精華,奪天地秀氣,顛倒五行,至工夫圖滿,結成飛刀,如黃芽白雪,似一線毫光,隱于紅葫蘆之中,由大巫精氣育養。
    陳九公知道那斬仙飛刀乃大巫精氣所化,直攻元神,威力絕倫。而且此物有形無實,落寶金錢對它沒有絲毫效果。
    演義當中,此物曾斬修煉九轉玄功刀槍難傷的袁洪,還誅殺截教門下一氣仙余元。在當年萬仙陣一戰,師叔金靈圣母亦損命此寶之下。而且此物本就是大日如來之物,被其祭煉萬年,早已運轉隨心,施展起來,威力恐怕更在自己紫電錘之上。
    大日如來揭開葫蘆塞,一線毫光沖起,高三丈有余,上邊現出一物,長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兩道白光,正是大巫精氣凝聚而成的斬仙飛刀。
    這斬仙飛刀從葫蘆中一出,頓時漫天煞氣四起。
    手中青萍劍發出道道劍氣,化血神刀一刀緊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陳九公知道這斬仙飛刀乃殺伐至寶,攻擊詭異,若是能躲還是躲閃為妙。
    而藥師王佛也知陳九公心意,怎能讓他脫身,運轉寂滅仙法,無數寂滅佛光勃發而出。腳踏十二品金蓮,金蓮散發道道金光護身,頂上舍利子垂下金光與金蓮發出的金光連在一起,護住周身。手中七寶妙樹連刷,不讓陳九公騰出手來抵御斬仙飛刀。
    “寶貝請轉身。”大日如來托著紅葫蘆往上一扔,那紅葫蘆就憑空浮在空中,大日如來沖其一拜,那有眉有目的飛刀受大日如來一拜,白光一閃直奔陳九公泥丸神宮而去。
    泥丸神宮乃修士元神所在,元神滅,則死,縱使你功參造化,也沒有一絲生機,而且連轉世重生的機會也沒有。
    頂上離地焰光旗展開,霎時間焰光沖天,護住陳九公。
    斬仙飛刀如風輪轉動一般,離地焰光旗發出的焰光被攪得粉碎。
    見自己斬仙飛刀絞碎了這片焰光之后,顯得有些后勁不足,大日如來雙手合十遙遙躬身一拜,那斬仙飛刀一顫,劇烈轉動開來,直破離地焰光旗所發的焰光來至陳九公頂上一攪,慶云上一朵青蓮也被攪得粉碎。
    “好厲害的寶貝。”
    離地焰光旗防御被破,陳九公只覺得頂上一陣涼氣襲來,不由得激靈靈打個冷顫。這斬仙飛刀果真厲害,看來自己使出些手段是不行了。
    “寶貝請轉身!”
    就在大日如來再拜之時,陳九公頂上青氣翻騰,一矮小道人現出身來,從袖中取出一支星辰幡連連抖動。
    星辰幡一抖,九天之上,周天星斗之中,二十八星宿北方第四宿---虛宿(虛日鼠)之星轉動,一股千人合抱粗細的星辰之力從天而降,穿過云層直下西賀牛州。
    銀光漫天,西賀牛州之上無數生靈感受這么強烈的星辰之力,皆歡呼雀躍,一起五心朝天,試圖吸收一些星辰之力。而且就在這一瞬間,西賀牛州上,不知道多少草木精靈開啟了靈智。
    可是不管這些生靈如何汲取星辰之力,也都所獲寥寥。這星辰之力乃是受星辰幡所引,直至陳九公身上。
    星辰之力降下,子鼠道人猥瑣地捋著唇上八字胡,冷笑一聲,星辰幡連連揮動,那星辰之力放佛潮水一般分開,一股涌入陳九公體內,一股灌注在離地焰光旗內。
    一時間,離地焰光旗好似吞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焰光沖天,任那斬仙飛刀如何轉動,焰光絞碎又生,無休無止,大日如來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斬仙飛刀越陷越深,若是再糾纏,恐怕就要被焰光包住了。
    “小兒竟能引動星辰之力!”大日如來見斬仙飛刀無功,心頭一動將其召回,收入葫蘆之中,溫養片刻,就可再次祭起。
    周天星斗星辰之力幾乎無窮無盡,上古妖族威震洪荒的周天星斗大陣就是以周天三百六十五星辰為基。陳九公雖為紫薇大帝掌洪荒日月星辰,也只可以控制星辰之力降在洪荒的一個地方。
    但十二桿星辰幡乃是以星辰之力對應十二元辰所煉,后又在北俱蘆洲借十二元辰之力清理無盡煞氣,造福洪荒生靈,卻是行大功德之事。而且此事得了天道認可,使得星辰幡與對應的十二元辰氣運相連,持十二桿星辰幡就可以調動對應的十二元辰之力降于自身。
    有了星辰之力相助,陳九公法力幾近無盡,除非是斬去二尸的準圣出手,以絕對的實力鎮壓,否則休想勝過陳九公。
    不過即使如此,如今的陳九公也只是不勝不敗的局面,對方畢竟是兩位準圣,聯起手來互相配合就算不勝,也不會敗。
    果然,只見那藥師王佛頭頂舍利子,腳踏十二品金蓮,再輔七寶妙樹杖連連刷動抵擋陳九公的攻擊,只守不攻。
    有了藥師王佛這個肉盾,大日如來也不著急,只是一下下揮動接引寶幢,斬仙飛刀連連轉動,太陽真火化作道道利劍,只攻不守,防御的事全部交給了藥師王佛。
    這二佛如此,讓陳九公有些無奈,這么打下去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頂上青氣沖起,十二桿星辰幡騰空而起,三幡一組,分落四方。
    這一次不光是虛宿一星,十二元辰齊齊降下星辰之力,十二道人影現出身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持星辰幡四方而立,將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圍住。
    饒是大日如來與藥師王佛都是天皇年間得到之輩,也未曾見過這般陣仗。這是什么人啊,竟然斬出十二道化身。
    善尸與惡尸不同,惡尸只要悟到就可斬之。可如云霄娘娘那般一次斬出,也可如日后的釋迦摩尼那樣一個個斬出五大明王。
    但要想斬善尸就非常不易了,首先要功德足夠,若是功德降下之時,不夠斬尸,只可增長道行,卻不得斬尸。這洪荒大地,又哪有那么多的功德可以供人斬尸啊?
    莫以人心測天心。什么是善?什么是惡!誰又能說得清楚?你做一件事,是行善不假,但是否符合天數才是最重要的。
    獲取功德也是一樣。同樣是行造化之道,女媧娘娘就可借此成圣,冥河老祖就不行。為什么?因為人族乃天道所定洪荒主角,而阿修羅族不是。所以冥河老祖只可借此功德斬尸,卻不能成道。
    同樣是立教,老子、元始、通天,還有西方的二人,就立證混元道果。冥河老祖也立教,雖也天降功德,但除了修為有所增進之外,一無所獲。
    這還多虧冥河老祖所作所為都在天道許可之內,若是造出一種生靈被天地所不容,恐怕降下的不是功德,就是天譴了。
    善尸、惡尸就是將善念、惡念寄托所斬,是一種道行增進的表現,而不是說去除了自己心中的善、惡。要是這樣,混元圣人豈不都成了鴻鈞一樣的存在,那也就不會有教派之爭,洪荒大地也就遍地祥和了。
    化解一州煞氣,絕對不是小事,這還是有十二元辰之力加持四象大陣,否則十年時間絕無可能將北俱蘆洲清理干凈。
    造福一方生靈的功德可是不小,天道認可了十二桿星辰幡,也就認可了陳九公的十二化身。
    子鼠道人等人將手中星辰幡拋起,十二人迅速一動。
    “三才對應,三分四象,四象陣立!”
    十二人齊齊一喝,一座大陣憑空而現,將與陳九公激斗的大日如來和藥師王佛籠罩在陣中。
    嘿嘿,上了三江推薦,還望諸位兄弟三江票,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