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105 十萬大山十萬妖

陳九公也清楚袁洪的性子,但實在是不忍心這個弟子浪費自己的天賦,最后只知好勇斗狠。十二祖巫個個縱橫天下,卻不能真正窺得那天道變化、自身禍福,是以才身形俱損,化為飛灰。
    不證混元,終為螻蟻。只要未能元神寄托虛空,誰又能保證自己無量量劫不滅?
    當日功德加身,斬去善尸,陳九公明悟了許多,也知道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長,誰也不能保證這條路能否走到頭,但誰也不會放棄。
    “老師,師弟來了!”
    “嗯。”天上無數祥云飄過,百萬天兵下界,氣勢恢宏,雖然這些天兵大多都是天仙修為,但百萬人聚集在一起,殺氣騰騰,直沖斗牛。
    “弟子拜見老師(師伯)!”
    “拜見紫薇大帝、勾陳大帝!”
    “免禮吧。”
    洪錦并非是自己率兵來此,昔日峨眉山一脈陳九公門下梅山七怪、高明、高覺、季康,還有姚少司門下丘引、張奎、高秀蘭。
    看著洪錦一眼,陳九公心中微微一嘆。此次玉帝派洪錦統兵,不光是因為洪錦以前是殷商總兵官,而是在告訴陳九公:你這個弟子,我要了。
    當日陳九公與玉帝、王母商議洪錦和龍吉公主婚事,一方是三界至尊之女,一個是紫薇大帝門下弟子、截教四代親傳弟子,雙方都想大辦一場。
    經過一番研究,最后還是陳九公建議,如今周天星君歸位,天庭日益強大,當開蟠桃盛宴彰顯天庭之勢。不如就將洪錦、龍吉婚事放在蟠桃宴上,到時也勉強算是雙喜臨門。
    玉帝、王母對陳九公的提議很是感興趣,當場就答應下來。如此,洪錦也就是玉帝、王母的乘龍快婿。這個乘龍快婿可不是說說,前日玉帝下旨命四海龍王從四海之中選出九條蛟龍為駙馬、公主在大婚之時拉車。
    蛟龍非真龍,并非是正統龍族,對此四海龍王也不會拒絕。現在天庭實力越來越強,那剮龍臺本就與龍族相克,四海龍王不愿為此事得罪玉帝。而且,那洪錦是陳九公的弟子,陳九公是誰?那是龍王爺的侄子啊,與四海的關系可是不錯啊。
    有這方面的關系,當時東海龍王就開口表態出去之后就選出九條蛟龍獻給公主。駙馬,并且還要在公主、駙馬大婚之時獻上一份大禮。
    禮物什么的,玉帝倒不在乎,玉帝在乎的是四海龍族的態度。
    雖然如今天庭之中不缺人手,但卻少有玉帝心腹。截教眾神不用多說,這些人雖然遵從玉帝之命,但永遠也不會成為玉帝的心腹。現在有了洪錦,對自己這個女婿,老丈人怎能不倚重?
    當然,玉帝也不是要洪錦做出背師之事,只是讓洪錦來為自己做事,與陳九公并不沖突。如今天庭和陳九公的氣運連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混元圣人不死不滅,人、闡、佛三教就不會真正的滅絕。就像如今的截教一般,只要通天教主還在,截教被滅只不過是暫時的罷了,日后時機一至,就可復立。
    而人、闡、佛三教存在,天庭和陳九公的聯盟就永遠穩固。
    陳九公也明白玉帝的意思,洪錦是自己的徒弟,也是玉帝的女婿,有其在中間也可起到調節的作用。以自己和天庭的關系,洪錦幫玉帝,不就等于是在幫自己嗎?
    “老師。”來到陳九公近前,洪錦道:“弟子來時,大天尊讓弟子轉告老師,盡可能想辦法在這北俱蘆洲之上增加一些人族百姓。”
    陳九公聞言眉頭一皺,面露難色。
    這玉帝還真會給自己找麻煩,增加一些百姓,這事兒是那么容易的嗎?
    雖然那中洲乃人族聚集之處,但在其他三大部洲之上,也有不少人族的國度存在,這些人族就是各教各派傳道之根基。不光是圣人門下,在地仙界上,凡是修煉有成之輩,洞府中得有童子吧,得收幾個徒弟過過老師的癮吧。不像中洲人口那么豐盛是不假,但在東勝神洲、南瞻部洲和西賀牛洲上,凡人的國度還是有很多的。
    如今玉帝也算真正的掌有一洲之地,也想讓這里能夠給天庭提供源源不斷兵力,這就需要人口。
    可這種事會是容易的事兒嗎?人族乃天地主角,洪荒修士擅殺普通人族都會增加業力損及自身。陳九公不是妖怪,也是邪派祖師,是大教副教主。雖然能一陣風刮來無數百姓,但誰來治理呢?治理的好,那是為民造福,自有功德。若是一個不好,那業力全都會算在擄人的陳九公身上。
    雖是宅男穿越,有二十一世紀無數先進閱歷,但入洪荒這些年,隨著修為越來越來高,陳九公做事就越喜歡直來直去,以力壓人這才痛快。那治理百姓的事,想都別想。
    玉帝既然讓洪錦來跟自己說,就是存了讓陳九公來治理百姓的想法。
    “這玉帝老兒啊。”搖頭苦笑,陳九公知道截教若想發展壯大,像以前那樣多收異類肯定是不行了。無論怎樣,人族也是天命的洪荒主角,這是混元圣人都不能改變的事實。不但天庭需要,自己截教也需要有一個深厚的根基。
    “此事以后再說吧,還是先得將佛門擊退。”如果陳九公猜得不錯,佛門那兩位準圣已經往這邊來了。只有擊退他們,才可安心發展,如果敗了,一切都是枉然。
    掃了眾門徒一眼,陳九公吩咐道:“袁洪。”
    “老師!”
    “此山乃吾日后山門所在,汝且率五十萬天兵鎮守于此。”
    “弟子領命!”
    “朱子真、楊顯!留于此處,輔助你們大師兄。”
    “是!”
    目光從其余弟子身上掃過,陳九公道:“汝等各帶十萬天兵巡視北洲!”
    “是!”
    ……
    光明山往西三千里處。
    昔日的妖族太子,昨日的陸壓道人,今日的大日如來佛。
    入佛門化身大乘佛教上古佛,功德臨身斬去一尸,可背棄了種族的大日如來,恐怕如同云霄一樣,雖得斬尸之緣,卻失了證道之機。
    “不知大日如來佛在想什么,竟如此出神?”
    望著北方,大日如來目光有些迷離,“藥師王佛,你說我是不是錯了?”
    藥師王佛,也就是琉璃光王佛,這位大乘佛教的未來佛主管東方琉璃光世界,俱是法力無邊。
    可是這琉璃光王佛乃是未來降生之佛,所以藥師王佛將此善尸斬出后,那琉璃光王佛就轉世去了。而今在西方極樂之中,只有位置,并無實體,那東方琉璃光世界也只是名號。
    自上古之時便拜入西方二圣門下,藥師王佛道行高深,而且性情溫和,最是難得。
    淡淡一笑,藥師王佛道:“老師言‘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可是苦海盡在你我掌中,吾等又該如何回頭呢?”
    “呵呵。”大日如來先是一愣,而后呵呵一笑,“是啊,吾等又該如何回頭?既然無法回頭,又何必回頭!”
    既然無有回頭之路,不如勇往直前。
    藥師王佛也知道自己一句話雖可使大日如來佛暫時放下心中包袱,但卻不能永遠的放下。不過,如今正是佛門開疆擴土之時,自己和大日如來就是佛門的兩把尖刀,在一戰中必然不可有誤。
    想到此處,藥師王佛心頭一動,沉聲道:“那紫薇大帝自出道以來橫行無忌,前次竟然將巫族大巫和妖族上古妖圣全部逐放到洪荒星空之中,想來圖謀不小啊。”
    “哼!”大日如來眼中兇光閃爍,絲毫沒有成佛做祖慈悲為懷的樣子,“吾這次就要讓他付出代價。”
    不得不說,當日陳九公逐放巫妖的決定是正確的,否則今日大日如來至此,誰能保證妖族不與其聯手。若果出現那樣的情況,陳九公就要腹背受敵了。
    知道大日如來雖入佛門,但心里始終放不下北俱蘆洲上的妖族,藥師王佛這番話就是要激起他的斗志。
    見自己這一句話有了效果,藥師王佛很是高興,可就在這時突然見遠處一人騎虎而來,此人藥師王佛認識,正是佛門十八羅漢中的伏虎羅漢。
    “不好!”雖然無法演算天機,但隱約之間,藥師王佛只感覺到出事了。
    “南無藥師王佛、南無大日如來佛!”
    “無需多禮。”見伏虎羅漢一身狼狽,藥師王佛還哪里顧得上這般虛禮,一揮手急問道:“伏虎羅漢,前方發生何事?”
    “佛祖!”也不知道是傷心降龍羅漢之死,還是被袁洪殺怕了,伏虎羅漢聽藥師王佛問自己前方發生何事,頓時淚如雨下。
    “藥師王佛。”
    “嗯?”還沒等細問伏虎究竟發生何事,聽大日如來叫自己,藥師王佛一抬頭,大日如來佛那冰冷的聲音已傳入耳中,“他已經來了。”
    “還真來了!”望著北方,藥師王佛微微一笑,雙手一翻,一寶現于掌中,正是那準提佛母成道之寶七寶妙樹杖。
    一朵祥云自北而來,一身白色八卦九宮袍的陳九公雙手背負立于云上,望著西方二佛笑道:“二位,貧道有禮了。”
    ~~~~~~~~~~~~~~~~~~~~~~~~~~~~~~
    永恒的歪理、你好吾說、憨柚子三位兄弟的打賞,zrcjs的更新票、狂魔+瘋神的評價票,我會加倍努力,絕不辜負各位大大的厚愛!
    中午要去參見婚禮,回來的可能要晚一些,更新可能會晚一些。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