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第十章瓊霄碧霄

畢竟是曾經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燃燈雖未斬尸,卻是機緣未至。其一身道法、修為,準圣之下,燃燈不差任何人。
    就好似誅仙陣前,多寶道人挨了廣成子一記翻天印一般,燃燈道人雖被日月珠打翻在地,除卻周身氣血一陣翻騰外,無有任何損傷。
    “截教四大弟子果然名不虛傳。”
    雖是敗在龜靈圣母法寶之下,但以燃燈的修養,還真說不出什么譏諷的話來。
    不過即使燃燈道人涵養再好,也感覺到有些憋屈。沒錯,就是憋屈.
    從昨夜開始發生的一件件事情就沒有讓燃燈順心的。先是在陳九公、姚少司盜取箭書草人之事上,燃燈道人算計出現了差錯,萬萬沒想到陳九公這樣的千年小**絲竟然逆襲了闡教三代第一高帥富。楊戩之死雖小,但如此一來,那與自己有大因果的趙公明就死里逃生了。所以才有了后來的四大金仙追九公。
    可是,誰能料到那陳九公手里寶物還不少,而且此子極善偽裝,差點就把自己給暗算了。還好燃燈道人修行多年,當初在紫霄宮聽道時曾于其中悟出一法門,要不然恐怕自己就被那兩個小輩給暗算了。
    緊接著玉鼎真人、龜靈圣母二人先后至此,燃燈又被龜靈圣母一記日月珠打翻在地。雖然燃燈手中也有寶物,可是有身懷落寶金錢的陳九公在一旁虎視眈眈,燃燈哪敢祭起法寶迎敵。而不動用乾坤尺、七寶琉璃燈,燃燈道人怎么能是龜靈圣母的對手。
    敗的郁悶,但又能怎么樣呢?
    燃燈這人做事不同常人,向來只重結果,不論過程。當年他作為洪荒中資歷最老的修士,竟然能舍下面皮拜在元始天尊門下,雖此舉讓許多人對其不屑,但對于燃燈來說,這絕對是明哲保身的最好做法。
    今日事已至此,燃燈雖心有不甘,但也無可奈何,只能長嘆一聲,一把拉起昏死過去的玉鼎真人跨上仙鹿騰空而去。
    望著離去的燃燈道人,龜靈圣母眼中精光流轉,也未出手阻攔,不知心里盤算著什么。
    “弟子陳九公拜見師伯!多謝師伯救命之恩!”
    “嗯?”陳九公這一拜將陷入沉思的龜靈圣母打斷,圣母轉身看著陳九公道:“初只見你所修乃吾截教上清仙法,卻是不知你是何人門下?”
    “弟子陳九公,乃是峨眉山羅浮洞公明老師門下弟子。”
    “原來是趙師弟門下弟子。嗯?”
    突然,龜靈圣母心頭一動,望著海上皺眉道:“怎么二位師妹也來了?”
    龜靈圣母話音剛落,兩只青鸞背負二女自海上飛來。
    “是瓊霄、碧霄兩位師叔。”
    “師姐!”
    在為難之際,陳九公留下斷后,姚少司背負老師趙公明不敢怠慢,一路疾馳闖入三仙島拜見三霄娘娘。
    當看到昏迷不醒的趙公明后,三霄娘娘花容失色,可這時姚少司急忙將燃燈追殺自己師徒,大師兄陳九公留下斷后的事情講出。三霄娘娘聽完當場震怒,云霄將混元金斗交予兩位妹妹讓她們趕去營救陳九公,自己留下照料兄長,看能否為其解除釘頭七箭書。
    東海之濱,截教師姐妹三人相聚。龜靈圣母微微一笑,“兩位師妹可是來搭救陳師侄的?”
    “小妹瓊霄(碧霄),見過師姐。”
    雖然截教弟子之間少有爭端,和睦相處,但見到師姐,就是平日無法無天的碧霄也不敢失禮,從青鸞上下來恭敬的向龜靈圣母行禮。
    “師妹多禮了。”
    這時龜靈圣母也想明白了,雖然同樣是師伯、師叔,但是瓊霄、碧霄跟著陳九公的關系無疑使更密切一切,瓊霄、碧霄知道陳九公有難前來相救是最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可是要是真沒有自己的話,這陳九公可能等不到瓊霄、碧霄,就死在玉鼎真人手里了。
    且先不管龜靈圣母怎么想,單說那碧霄。跟師姐見了禮,碧霄霎時間恢復了本性,一下子來至陳九公面前上下打量,“小師侄,是龜靈師姐救了你?”
    “要是等你來,就為我收尸吧。”心里這樣想,但是當著碧霄這小魔女,陳九公可不敢這么說。“那燃燈、玉鼎以大欺小,多虧師伯出手,否則師侄恐怕慘死在那二人手中。”
    剛剛在島上聽到姚少司講陳九公如何搶奪草人、護送趙公明并留下斷后的一系列事跡。三霄娘娘對陳九公的做法很是感激,來的時候瓊霄、碧霄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來晚了,陳九公遭了燃燈毒手,姐妹二人就殺至西岐,血洗西岐城。
    此時雖然見陳九公無恙,但聽到他說燃燈、玉鼎二人以大欺小,又想想自己兄長被闡教中人暗算,先如今還昏迷不醒,碧霄心中怒火中燒。“姐姐,你我何不殺至西岐,為師兄、師侄出口惡氣!”
    “好!”
    有混元金斗這等寶物在手,瓊霄娘娘心里也有底氣,當即姐妹二人一拍即合,就要乘青鸞直奔西岐城。
    對于這姐妹二人的做法,龜靈圣母雖然有些不解其為何火氣這么大,但是龜靈圣母也沒有多說。同門多年,圣母了解這兩位師妹性子,此時除非是老師通天教主或是大師兄多寶道人,再也就是云霄和趙公明能說得這二人。況且在龜靈圣母看來,截教弟子怎可被人欺負,如果瓊霄、碧霄真的要去西岐的話,自己也跟他們一起去。
    “兩位師叔。”
    “哦?師侄也想跟我們一起去?也好,正好讓你親眼看師叔我如何大展神威,給你報仇!”
    望著一臉傲氣的碧霄,陳九公一頭冷汗,但是仍不得不開口道:“師叔,老師如今生死未卜,報仇的事就先放下吧。”
    “額……”
    陳九公的一句話,如同一盆涼水,把瓊霄、碧霄心中戰火瞬間撲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