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第一章穿越封神

望著榻上滿臉蠟黃,面如死灰一般的道人,陳九公心中不知到底是何滋味。陳安,地球上二十世紀以來的一個新興的物種——宅男。
    陳安自小就沒了爹娘,爺爺奶奶將他撫養長大。兩位老人家辛辛苦苦將陳安拉扯大,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想以前,小陳安也是個陽光少年,平日把把妹啥的哈。
    可自兩位老人相繼去世后,沒人管的陳安漸漸的淪為清晨入睡,傍晚起床的二十一世紀最常見物種——宅男。
    俗話說宅若久時天然呆,呆到深處自然萌。雖然,陳安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萌到了什么程度,但那日漸發青的眼圈,絕對有向超萌的國寶方向發展的趨勢。
    出門對于陳安來說的確是件困難事,可眼看著家里的存糧(方方面)不多了,這才扭扭捏捏地出門,打算多采購一些回來。
    收拾收拾把廚房門口的五個方便面箱子折吧折吧拿著出了門,把它們送給大門口垃圾站揀廢品的老大爺,陳安哼著小曲往超市晃去。
    “哎呦喂!大娘,您慢著點啊。”別看咱們是宅男,但咱也是個有素質的宅男,看見老大娘過馬路,咱咋能不去過攙扶一把呢?
    扶著顫顫巍巍的大娘向馬路對面走去,陳安眼角不住瞟向馬路邊站著的少女,剛才眼見著這位美女要伸手,才連忙搶先一步的陳安,發現此時美女望著自己的眼神中帶著些許贊賞,不由得心中暗喜。“哇咔咔!等給這老太太弄過去,就回頭找這妞聊聊人生、談談理想啥的哈!”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就在陳安分心在美女身上時,卻沒有發現街角轉過一輛面包車。
    “咦!這小妞瞅咱的眼神咋變了。”還在胡思亂想的陳安,當聽到那刺耳的汽車鳴笛聲再回身時已經晚了。霎時間,一股巨力狠狠的撞在陳安身上。
    ……
    就這樣陳安被那面包車一撞就不知撞出多遠、額……估計也得有十來米吧,可是靈魂卻給撞到商朝末年來了。
    作為一個宅男,咱們對環境的適應能力和生存能力甚至超過小強,別說是商朝,就是穿越到茹毛飲血的部落時代,咱也能活的比誰都瓷實。
    額……不過麻煩的是,咱過來的時候,肉體沒帶過來,只有靈魂穿越了,而且靈魂直接附身到一個道家弟子身上。
    雖然不知道這小子生前發生了什么,怎么會讓陳安占據了肉身,但了解到自己現在的身份后,陳安便不再淡定了。
    怎么?原來陳安現在的身份是截教二代弟子趙公明門下的親傳弟子陳九公。
    什么?你問我誰是陳九公?你問趙公明有徒弟嗎?你說你不記得了……
    好吧。
    話說商朝末年,民不聊生……一般電視劇開頭不都是這么介紹的嘛。
    紂王昏庸無道,逼反了天下八百路諸侯,其中以西岐勢力最為強大,連敗紂王派出的數路大軍。最后,商朝第一人聞仲聞太師,親自帶兵征討西岐。
    誰想聞太師此次出師不利,連連損兵折將。無奈之下,老太師只能求助昔日道友前來助拳。最先應聞仲之邀出山的就是截教十天師,這十人在西岐城外布下十絕大陣,任由闡教門下來攻。
    十絕大陣端得不凡,但卻被以燃燈道人為首的闡教眾仙以祭陣之法連破其中六陣。
    聞仲一看事情有些超乎自己的預料,這十絕陣雖有斬獲,但一命換一命自己一方也承受不住啊。遂暫且休兵,親往峨眉山請出師伯趙公明。而趙公明出山之時,帶著門下兩個弟子出山見見世面,大弟子就是陳九公,二弟子嘛……好吧,我也忘了。
    怎么說呢,這師兄弟二人連群眾演員都算不上,簡直是龍套中的龍套。在演義中出場的篇幅大概在250個字左右,要是說他們是龍套,都有點對不起龍套這個稱呼。
    對于一個宅男來說,穿越成龍套和穿越成圣人,都什么本質上的區別。可是,看著床榻上躺著那個道人,陳安從自己現在的這具肉身殘留記憶中得知,此人就是自己那個倒霉催的老師趙公明,而他現在這副要死的樣子,正是因為中了西昆侖散人陸壓釘頭七箭書暗算。算算日子,這般模樣已經足足有三十余日,即將損命于此。
    別看趙公明現在半死不拉活的,以前生龍活虎的趙公明可是了不得。大羅金仙的修為,再加上定海珠這樣威力無窮的頂級先天靈寶,打的闡教眾仙哭爹喊娘,就連燃燈道人這樣的老牌修士也抱頭鼠竄。
    然而,人在殺劫之中,難免遇到對頭。趙公明無往不利的定海珠竟然被武夷山的兩個散人給收了,這讓趙公明怎能咽得下這口惡氣?
    在上三仙島找自己妹子借來金蛟剪后,趙公明繼續意氣風發,殺的闡教眾仙不敢出門。
    如果陳安早幾日穿越的話,肯定會告訴自己老師裝B遭雷劈。或許也是趙公明的悲哀,在打死了第一個死敵蕭升之后,他有碰見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克星——陸壓道人。
    在釘頭七箭書這樣的秘寶暗算下,此時的趙公明已然奄奄一息。
    說實在的,剛剛穿越過來,趙公明死不死對自己根本沒有什么影響。可是,陳安想起就在趙公明臨死之前,那聞太師等人推算出趙公明是中了他人暗算,便要自己和師弟姚少司去盜取釘頭七箭書,使得自己和姚少司被楊戩所殺。
    “師兄,太師他們來了。”姚少司走進大帳,看著坐在老師面前一動不動的大師兄道。
    “啊?”正在思索著自己未來的陳九公聞言一怔,聽姚少司之言,眼中精光一閃,而后連忙起身道:“速速請太師與諸位道友進帳。”
    那聞太師雖然在朝中位高權重,但實乃截教金靈圣母門下記名弟子,而那十天師只不過是昔日通天教主開壇傳講道時,上金鰲島聽到的一些散修。雖然多年來一直以截教弟子自居,但是連聞仲這樣的三代記名弟子都不如。
    咱們的陳九公呢?雖然道行、法力都不怎么樣,但咱可是苗根正紅的截教三代嫡傳弟子啊。
    當聞仲與王天師、張天師走進大帳后,先是與陳九公見禮,而后聞仲開口問道:“道兄,今日趙師伯還是昏睡嗎?”
    “這……”霎時間,陳九公心中思緒轉動,“哎……家師乃大羅金仙,雖尚未斬尸,但卻也是洪荒少有的強者。今日如此,想必是受了賊人暗算。”
    其實不用陳九公多說,聞太師等人心中也有這樣的猜測,所以這才來至趙公明帳中欲與陳九公商議一番。
    此時殷商軍中就只有一位高手,還昏睡不醒,其他幾人都是玄仙修為。而此時西岐城中,光金仙就有十二人,還有那大羅金仙修為的燃燈、陸壓,就憑聞太師這幾人哪能算的出什么。
    所以,聞太師與其他三位天君商議一番,才一起來到趙公明帳中,想與陳九公、姚少司一起合力推測天機。
    聽完聞太師的來意,陳九公眉頭一皺,道:“太師,此事我已知曉,乃是那西昆侖散人陸壓以釘頭七箭書害我老師,否則我師仙體,豈會整日酣睡。”
    帳內其余四人聞言大驚,其中最驚訝的還是陳九公的師弟姚少司,姚少司卻是沒想到平日連話都不多說的大師兄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哎……都是聞仲害了師伯啊!”雖然與趙公明之間有師叔侄的關系,但是聞仲與其相交多年,關系甚是密切,沒想到此次請其下山,竟然害了他性命。
    與聞仲的內疚不同,這時的姚天君開口說道:“雖姚某不知那釘頭七箭書是何秘法,但是看趙道兄這般模樣應該與吾當日對姜子牙所為相差不遠,只要將那依趙道兄模樣弄制的草人奪來便是。”
    眾人一聽姚天君之言頓時大喜,而這時陳九公悲催的發現,聞仲和三位天師的目光放在了自己和師弟姚少司的身上。
    我擦,這特么是讓小爺去送死啊!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